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重生之獨步江湖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我方休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全文閱讀

“以堂主的底蘊,踏破這層門檻只是遲早的事情,不過!”

說到這里,方休停了一下,繼而淡笑說道:“武道之爭注重朝夕,能先一步突破總比晚一步來的要好。

據本座了解,教中秘境中武道意念深厚,可助人破境。”

“圣子的意思是……”

洪玄空眼神一凝,沉聲問道。

他心中已經有些猜測,心神也不由激蕩起來。

方休答非所問,緩緩說道:“本座談不上什么滴水之恩涌泉相報,但是堂主的知遇之恩,本座其實一直都牢記在心底。

他日若不是堂主在廣陽府中出手相救,現在也沒有正天圣子方休,更沒有成就武道宗師的可能。

之后堂主將本座帶回正天教,力排眾難扶我當上真傳,此后又多有照顧。

這些事情,本座是怎么都不會忘的。”

說話間。

方休目光落在洪玄空身上,說道:“本座有今日不說全賴堂主所賜,但也絕離不開堂主的竭力相助。

到了現在,也是該回報的時候。

秘境事宜本座已經跟尊者提議過,堂主可以隨時進入其中參悟,說不得可以尋到破境的契機。

到了那時候,我教將再添一尊武道宗師。”

方休的話,如重錘般落在洪玄空的心頭。

半響,洪玄空才深吸了口氣,拱手說道:“他日我若為宗師,必然緊跟圣子左右!”

“有堂主這句話足矣!”

方休臉上也是露出笑容,說道。

給這個機會洪玄空,他是要告訴對方,之前所做的決定并沒有錯。

誠如他所說的一樣,當初廣陽府中,要不是洪玄空出手,他現在已經是辰林的手下亡魂。

救命之恩,并非那么容易報答。

方休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感恩的人,但至少對于救命之恩這一點,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忘卻。

而且這么久以來,洪玄空對他的確是沒有什么可挑剔的。

雖說這里面是因為他的天賦原因,洪玄空才對他如此看重。

但在方休看來,這是人之常情。

要是有人天賦能入他的眼,他也不會吝嗇栽培,若是不堪造就,他也不會白白浪費力氣資源。

洪玄空的做法,等于是一場賭博。

很顯然,洪玄空賭對了。

從他成為圣子,那一刻起,洪玄空就已經是賭對了。

當他斬殺墨傾池,破境武道宗師之后,洪玄空更是大賺特賺。

既然賭贏了,那么得到報酬就是應有的事情。

旋即,只見方休從衣袖中取出一卷冊子,向著洪玄空遞了過去。

“這是?”

洪玄空接過卷子,露出些許疑惑。

隨后攤開卷子,為首的四個大字印入他的眼簾。

“無極金身!”

“這是,橫練武學?”

洪玄空微微錯愕,他沒想到方休會把這東西給他。

方休說道:“無極金身乃是一門武道寶典級別的橫練武學,練至大成后身似金鐵,可以水火不侵,憑借肉身就能硬憾先天極境。

哪怕是面對武道宗師,亦有一戰之力。

這門武學給你,堂主若是能有所成,本座會再給你一樁好處。”

武道寶典!

看著手中的無極金身,洪玄空也感受到了沉重。

武道寶典也有分很多種,而橫練外功級別的武道寶典,珍貴程度不賜予內功心法。

就算是天威堂中,也沒有一門武道寶典級別的橫練武學。

不要說武道寶典,就算是先天秘錄一級的橫練武學,也是一本都沒有。

如今方休出手就是一門無極金身,這讓洪玄空也是震驚不已。

但是震驚過后,則是眼神灼熱。

到了他這個層次,自然明白后面的路該怎么走,也能明白一門高深的橫練武學有多重要。

如果憑借他自身,要想在正天教中得到一門這樣的武學,要付出的代價是難以想象的。

收起無極金身,洪玄空也沒有太多的話可以說,唯有鄭重的道了一句:“謝圣子!”

“無極金身事關重大,還望堂主不要外傳。”

方休說道。

修煉了戰典之后,無極金身對于他來說是可有可無。

但再怎么說,這也是一門武道寶典級別的武學,若是流傳了出去始終是不好。

而且自系統中抽取到的武學,方休也不希望有太多的人接觸。

只是他有接下來的打算,才將無極金身給洪玄空。

聞言,洪玄空點頭說道:“圣子可以放心,我看完之后便會焚毀,絕不會外傳!”

“如此就好!”

……

殘垣破壁,尸橫遍野。

無盡的溝壑從中出現,好像將大地一分為二,殘肢斷骸遍地都是。

鮮血,匯聚成溪流進入溝壑當中。

一顆猙獰的頭顱,被一桿長槍高高掛起。

如果認真看去的話,會發現這赫然是鎮北王王品軍的項上人頭。

惑心尊者江立信虛空而立,身后天魔魅舞紊亂天地,雙眼魔氣騰騰的盯著下方,冷聲說道:“蕭鴻川,你太放肆了。

憑你孤身一人,也獨闖我北州!”

蕭鴻川長槍一抖,王品軍的頭顱掉落在地上,淡漠說道:“九州之中,除了大內皇宮外,本督哪里都能取得。

北州,也是朝廷的北州,還輪不到一個天魔殿來做主!”

江立信微瞇雙眼,眼底卻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蕭鴻川突然降臨北州直搗黃龍,強勢鎮殺王品軍,連他出手救援都挽救不回王品軍隕落的命運。

至于王品軍這位武道宗師,在蕭鴻川的手中更是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王品軍死后,剩余的鎮北王將領率領二十萬鎮北軍的圍殺,卻被蕭鴻川一人一槍就將二十萬人絞殺殆盡。

在絕世強者面前,再多的人都是形同虛設。

只是一槍,二十萬人就全部覆滅。

蕭鴻川心狠手辣的程度,讓江立信這位魔道尊者都微微挑眉。

銀槍斜指江立信,蕭鴻川冷聲說道:“交出鄭倫以及鄭家的所有人,本督可以當做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這里是北州,是天魔殿的根基所在。

眼前的江立信只是天魔殿尊者之一,暗處還隱藏有別的天魔殿尊者。

若不是必要的情況下,他也不希望在這里跟天魔殿起太過于激烈的沖突。

3d胆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