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 第146章 派系之密,天條由來全文閱讀

第146章 派系之密,天條由來

熱門推薦:逆襲萬歲

眾所周知,天庭有天條,其中有一條:不允許神仙談戀愛!這一條鐵律任何神仙都不得違背。

但一開始的天庭實際上根本沒有這樣的規定!

這一切歸根結底就是在于張百忍,也就是現在的玉皇大帝。

天帝昊天要穩坐天帝之位,那必須經歷千世輪回,但當時的天庭百廢待興,天帝根本走不開,更有九天之上妖族余孽虎視眈眈就更加不可能親自去經歷輪回。

故,昊天便是降下分身代替自己進行千世輪回,每一次在其達到二十歲的時候,王母就會降下分身與之成親。

這樣的事情經歷了九百九十九次,在凡間也留下了一段段佳話,但是,在最后的那一次輪回當中卻是出了岔子。

當時九天戰事不順,天庭實在無人可用,無奈之下昊天只能離開天庭前往紫霄宮求助道祖,就此拉開了封神序幕。

而最后一次輪回轉生的分身就是張百忍,王母也是算好時間,準備在其二十歲的時候降下分身,完成那最后一次輪回。

可張百忍所在的地方乃是大山之內的小村子,甚至都沒有外界文明傳入,導致當地的人在十二三歲就結婚了,張百忍自然無法幸免。

七年!

短短七年的時間里,其妻子為張百忍誕下了七名女兒,待王母的分身降臨,卻得到了一個晴天霹靂:自己丈夫的分身,麾下已經有七名女兒,甚至還有個媳婦!

這樣的結果王母如何能夠接受?

大怒之下,王母直接摧毀了那片山脈,張百忍的妻子當場死亡,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其女兒還是在張百忍和天庭眾仙苦苦相求之下才得以保全,但被接上天庭之后,七仙女就跟玉帝斷絕了往來,生活在王母的把控之下,父女相見都不能言。

而也正是因為如此,王母在回到天庭之后,便是頒布了仙凡不能相愛,神仙也無法結成道侶的鐵律。

但當時昊天和王母的親妹妹碧瑤卻在凡間和一名凡人相愛,這件事情很快就被揭穿,雖然當時王母一力鎮壓,甚至帶著碧瑤回到天庭,但玉帝卻不堪罷休。

這件事情僵持了幾天的時間,卻是傳出下界有碧瑤孩子的消息,這徹底點爆了這場硝煙。

玉帝乃是金仙大圓滿,親自下界誅殺碧瑤丈夫,甚至要將其孩兒楊戩一起格殺,待碧瑤趕到的時候,楊戩已經不知所蹤。

之后,碧瑤就是跟玉帝展開了爭斗,最終被玉帝鎮壓于桃山之下,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情,王母才開始插手天庭的事情,她和玉帝之間的派系爭斗亦是愈演愈烈。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咽了咽口水道:那天帝回來之后就沒說什么?

聞言,金兕擺了擺頭,道:能說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且張百忍說白了乃是他的分身,分身的錯,這作為本體自然要承受。

這件事情也導致天帝和王母之間的關系降到了冰點,在封神一戰之后,天帝便是帶領著那些截教的仙君上了九天戰場,至此從未再回天庭之內。

所以啊,小老爺作為天河水軍大元帥,還是要知道這些事情為好,畢竟現在魔窟已經被小老爺毀了,天河水軍又是精銳當中的精銳,天帝很可能會下令調遣天河水軍去九天戰場支援。

聽著金兕的話,朱天篷點了點頭。

的確,如果不是金兕的一番話,他還真不明白這其中的奧妙。

一開始,朱天篷只是單純的以為這玉皇大帝就是道祖的道童,王母的丈夫,但是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那名回事兒。

想到這里,朱天篷張了張嘴就打算繼續詢問一些信息,畢竟他來天庭的時日尚短,而且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修煉,那里知道這些秘聞。

然,不待他開口,兜率宮大門就是被拉開,緊接著金角從其中匆匆走出,一邊走一邊叫嚷道:小老爺,老爺讓你進去。

聞言,朱天篷到嘴邊的話語停歇,隨即對著金兕躬身一禮道:多謝金兕兄解惑,下次再來,天篷一定帶足酒水與金兕兄大醉一場。

說完,朱天篷便是轉身朝著金角走去。

而金兕也眨巴了一下牛唇,回到了牛棚之內,繼續酣睡。

很快,朱天篷就是來到了金角的身前,道:金角兄弟,師尊跟金蟬子

不待王浩說完,金角就是湊到他的耳邊道:小老爺,老爺根本就沒看那信件,直接就是丟進八卦爐燒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笑了。

太上老君此舉,明顯就是在告訴他,不需要任何的擔心,他不鳥如來的。

頓時,朱天篷內心懸著的那塊石頭也是放松了下來。

隨即,朱天篷便是對著金角拱了拱手,道:金角兄弟,以后有我朱天篷一口吃的,就有你和銀角兄弟半口。

此話一出,金角的臉上亦是露出了笑容。

朱天篷乃是兜率宮的小老爺,更是太上老君的首徒,且很可能就是唯一的弟子。

他們都是太上老君的道童,跟朱天篷打好關系,說不定日后好處源源不斷。

想到這里,金角就是說道:小老爺,咱們進去吧,不要讓老爺等急了。

聞言,朱天篷點了點頭道:理當如此!

隨即,朱天篷和金角兩人就是快步的走入了兜率宮之內。

一入內,朱天篷就是看到金蟬子匍匐跪倒在地,那光滑的腦門上盡是冷汗,似乎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看向太上老君的目光充斥著敬畏。

隨著朱天篷進來,一直坐在那里的太上老君便是睜開眼,道:金蟬子,你也起來吧!

此話一出,金蟬子內心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氣,拜謝一聲之后,這才有些踉蹌的站起身,看向朱天篷的目光盡是感激,似乎等待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將金蟬子的表情盡收眼底,朱天篷內心疑惑重重,不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兒,居然讓金蟬子失態成這番模樣。

不過他也沒有遲疑,邁步就是來到太上老君的身前,躬身行禮道:徒兒天篷,拜見師尊!

3d胆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