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網游小說 > 假裝是個boss > 第三十章:神魔之戰終焉全文閱讀

只有在最開始編織謊言的階段,這位神算是比較健談的。

在神國逐漸顯露出本質的時候,神就開始沉默起來。

它的運算程序會分為很多思路,種種思路也都是模擬人類的思考習慣而設定。

擬情緒的狀態讓神看起來與人類差別很小很小。

大多時候,它是可以正常辨別人類的種種情緒,以及自身需要應對的情緒。甚至在中層算法里,這位秩序之神在自我編譯的過程里,給自己加了性格。

它的性格如同一個淡然超脫的智者,開口說道:

【——神的啟示已經傳達給了你,你不相信我所說的,就必將承受神的責罰。我希望你能夠留在神國,你將會得到你渴求的一切,同時這個世間所有的頑疾,都將被一一治愈。】

“因為這個世界值得你忌憚的,大概便是我父母發現的那些秘密?我的意識留在神國,身體卻被你所操控?就像是康斯坦丁一樣?你這算盤打得還挺不錯。”

唐閑心說只要肯開口,就還有挖出情報的可能性。

他不太確定自己到底是個怎么樣的存在,因為很可惜,通往伊甸廢墟的路他不記得。

而且當年父母為何只有九年的壽命也從未提及。

這之中似乎有一個針對秩序者的局,盡管這位秩序之神看起來被自己擺了一道,但唐閑沒有掉以輕心。

毀滅了伊甸和人類的,便是眼前這團灰色的魂晶一般的存在,它既然自稱是神,當然是有著常人無法想象的實力。

甚至也許正是因為秩序之神的實力過于強大,才導致了伊甸文明在礦區世界布下了一道結界。

這種結界便是科技的隔絕,使得整個世界只能使用最為野蠻的設備,絕大多數的高科技產物在礦區都會失效。

“神”似乎并沒有嘗試放棄,它是機械,是智能程序,在它的設定里,唐閑的種種反應它都有應對方案。

唐閑也知道這一點,甚至順水推舟的說道:

“我所說的一切,都是沒有根據的,只是我的瞎猜,我還可以給你一次機會,向我證明你說的是真的,或者向我展示,你這里值得我留下來?”

唐閑此刻的行為是第二百四十四種可能性,神開始按照設定應對。

但下一秒,唐閑就做了一件神也沒有想到的事情。

舊的神國破碎,新的神國建立,在神的備案里,一共有三十四種留住唐閑的神國副本。

這種世外的懸空島唐閑若不喜歡,神還能換成別的。

比如礦區,比如深海,比如伊甸世界在成為廢墟前的景象,或者金字塔的某層,古代人類社會的某處。

等等之類的,各種有代入感的副本它都預先制作好了。當下便準備要替換掉這個因為邏輯不通而破碎的神國。

只是神國的2.0版本還在覆蓋的時候,唐閑卻忽然消失了。

即便是多線程序運作的神,也沒有想到唐閑的行為會直接從二百四十四跳躍到了五百零九。

它在一瞬間生成了新的算法想要應對唐閑的舉動。

同一時間,在與康斯坦丁對視后陷入了神國的唐閑,忽然間睜開了眼睛。

時間只過了四十秒鐘。

這種恐怖的夢境能力在等級上遠遠強過塞壬,時間的維度幾乎等同于停止一樣。

唐閑再次回到現實,見到的第一幕,便是迦尼薩與烏拉諾斯之間的對決。

這兩個有著至高神稱的秩序之子,都是霸道無比的壓制類型戰斗天賦。

二人還是處在越來越小的空間里,那些詭異的黑色金屬將整個空間密封成了囚籠。

迦尼薩有著破除一切障壁的恐怖攻擊力,不夸張的說,他在進攻能力是就是一只人形天災級萬獸。

但要靠近烏拉諾斯,對于迦尼薩而言也十分困難。

整個空間仿佛都處在一種遲緩領域下,他單單是要應付那些詭異的黑色金屬便已經極為困難。

更不消說還得應付烏拉諾斯。

而囚籠里還有另一場戰斗——使徒化的康斯坦丁與句芒的對決。

“你能從神國里走出來,我很意外。”

康斯坦丁的語氣漠然,整個人屬于人的情緒也越來越少越來越淡。

唐閑沒有解釋什么,他的識海里總是會過一陣子才收到獲取能力的提示。

在步入神國夢境后一陣子,他才收到了提示。

這種能力到沒有塞壬那般夸張,可以入侵他人的意識,但卻能夠不被他人入侵。

這些精神層面的手段,現在已經難以傷到唐閑。眼下最大的麻煩,便是逃離這里。

植物的藤蔓組成了一道道的防御障壁。

句芒與康斯坦丁的對決,根本就是單方面的被碾壓。

那些巨大的藤蔓就像是變了物種一樣,被瞬間的切割開,甚至難以延緩一秒鐘的攻勢。

康斯坦丁鉆石一般的眸子里,似乎也蘊含著某種恐怖的威能。

這四十秒的對決里,句芒已經被逼到了極限。

“原來你不相信這一切,哪怕見過了神國。見過了世間最美的風景。”康斯坦丁的表情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一副冷漠的樣子。

唐閑知道使徒化大概就是一種人類向機械的逆運轉。

秩序者一心想要成為人類,但它對于人類,卻又試圖將其改造為機器。

唐閑懶得解釋,康斯坦丁已經不再是自己認識的康斯坦丁。

因為審判騎士的制作方法被公開,導致了秩序者的覺察,如今他成了那個糾錯的程序。

唐閑第一時間準備逃離,只是他打開便攜式傳送裂縫的瞬間,康斯坦丁已經發出了一道恐怖的射線。

不僅僅是自身的操控金屬的能力,按照康斯坦丁的說法,意志會被覆蓋,那么使徒便是一種可以傳承下去的秩序者兵器。

它還擁有著其他“康斯坦丁”的實力。

這道恐怖的射線遠比審判騎士的竭心射線更具備破壞力,唐閑的便攜式裂縫瞬間遭遇能量沖擊而強制關閉。

整個密閉的空間也在這一秒里變得更為狹小。

“你走不了。今天的目的,本就是除掉你,你死之后,你安排的也會被清理掉,你們散播的真相,最終會被各個領主平息。”

康斯坦丁就如同神明一般,淡定的看著唐閑。

便攜式傳送裂縫再次遭到破壞,唐閑心說這下想要回到百川市便只有返回圣地堡壘,那就必須要解決眼前的人。

當所有的可能性被排除,確信只有正面迎敵的時候,唐閑沒有猶豫。

第一時間,烏拉諾斯和康斯坦丁便被黑霧籠罩。

視線里的一切被隔絕掉,讓烏拉諾斯一瞬間亂了陣腳。康斯坦丁的下一個進攻動作也被迫中止。

爭分奪秒的時間里,唐閑的動作行云流水,他早已不再是那個任人宰割的投機者。極限手套帶上之后,六顆魂晶散發耀眼的光芒。恐怖的能量聚集在唐閑的手上。

句芒與唐閑還算是第一次配合,但句芒很默契的給出了支援。

她集中精神,召喚出了最為強韌的植物,將康斯坦丁與烏拉諾斯徹底為圍困住。

藤蔓就像是無數條蟒蛇纏繞一般,牢牢的鎖住了二人。

于此同時,迦尼薩的拳頭再也沒有了阻礙,烏拉諾斯瘋狂的反抗,整個戰場都變成了一片沼澤,而遲緩的領域也越發強大。

但他無法挪動,只能感受著迦尼薩恐怖的氣息靠近。

唐閑的鎖定完畢,沒有任何的由于,他將手套里六顆魂晶匯聚的力量發出,一道比之康斯坦丁方才一擊更為強大的射線擊出!

三對二,在唐閑突發制人的手段下,三人換來了一個擊殺對手的絕佳機會。

可就在這一瞬里,黑霧明明還未散去,康斯坦丁卻同樣的射出一道射線。

兩道射線精準的撞擊在一起,兩股磅礴的能量開始互相沖撞。

猛烈的氣流如同風暴一樣席卷在這被金屬封閉的空間里。

句芒駭然,唐閑的這個裝備她沒有見過,但料想該是某種極為強大的人類自研的武器。

六顆結晶的色澤最低也是紫色,其中甚至還有橙色的。

天災級浩劫級生物的魂晶匯聚所散發的射線足以毀滅一切。

她沒想到這位沒有天賦的秩序之子,有著如此強大的“外設”支援。

但更讓她感到不可思議是的康斯坦丁。使徒化的康斯坦丁,居然可以單獨抵擋這道射線。

兩道射線的對撞并沒有持續太久,唐閑的極限手套固然是強大的黑科技,幾次改良后,手套的材料終于可以承受住魂晶的巨大能量,但也只是極為勉強。

雷梟的骨骼所制造的極限手套,也沒有辦法長時間調動六顆魂晶的力量。

在兩道毀天滅地的射線想觸碰的第七秒,唐閑的極限手套便無法承受,魂晶的光澤也瞬間黯淡。

同時間,康斯坦丁的那道射線直接再也沒有任何阻礙,直接貫穿了唐閑的胳膊。

唐閑整個人被這道射線的強大沖擊力,擊退到了金屬墻壁上。

康斯坦丁沒有走出黑霧,似乎周圍的一切變化,他都可以用另外的感官察覺。

在唐閑被擊退的同時,康斯坦丁再次發出射線。

就在迦尼薩來到了烏拉諾斯面前,準備用最為強大的鐵拳貫穿敵人的時候,那道射線穿過了迦尼薩的身體。

句芒睜大眼睛,死亡的氣息瞬間蔓延開來。

讓她感覺到些微恐怖,并非是康斯坦丁果決殺伐的手段。

而是他的漠然和毀滅一切的意志。

在那道恐怖的射線貫穿了迦尼薩后,并沒有就此而停住。

原本躲過了迦尼薩鐵拳的烏拉諾斯,同樣的被這道射線無情的貫穿。

兩個秩序之子的生命力急速的流逝。

康斯坦丁似乎是知道他們所有的后手,他沒有就這么的收回進攻,那道射線就是一把利刃一樣,他輕輕的揮舞,劃出了幾道凌亂的軌跡。

迦尼薩與烏拉諾斯的身體便如同被激光切割一樣,瞬間被斬為數道肉塊兒。

兩名強大的秩序之子,在這一刻徹底的死去。

無論敵人還是戰友,康斯坦丁都沒有一絲猶豫,似乎今天聚在這里的所有人,必將以死而終!

句芒的心跳加速,生死關頭她的反應也前所未有的迅敏。

同唐閑一樣,句芒沒有任何的拖拉,她做起事來甚至更加果斷狠厲。

一切就如同她所預料的,在烏拉諾斯和迦尼薩死后,第三道光線便是射向了她。

但也在這個時候,句芒燃燒了自己的天賦。

移動速度,防御力,生命力,生命恢復力。

但凡是能夠保命的能力,句芒沒有絲毫不舍,全部的引燃。

她已經察覺到了,康斯坦丁已經是一個實力和自己一行人萬全不在一個層級的怪物。

唐閑打開傳送裂縫的瞬間,連唐閑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康斯坦丁的射線卻已經射出。

這說明了使徒化的康斯坦丁,有著超越了人類極限的計算速度!

句芒的實力在一瞬間得到了極大地增幅。

但就算如此,她所想的也只是如何逃離這里。

戰場的邊界,唐閑捂著自己被貫穿的胳膊,大口的喘息著。

敵人的強大超乎了想象。

自己一行人從順境到逆境,使徒只是用了一招便將局面扭轉。

兩名秩序之子死去,一名秩序之子也已經開始燃燒天賦。

感受著身后那黑色金屬的堅不可摧,唐閑涌現出一種絕望感。

識海里沒有抗性的提示,這代表自己面對的的確不再是人類。也沒有辦法與康斯坦丁打消耗戰。

自己的極限手套也沒辦法承受方才那般強度的對決。

唐閑所有注意力都凝視著那團黑霧,全力戒備著,即便勝算渺茫,他也不想就此死在這里。

只是這一次,他意識到這場神魔之戰,大概率自己是要死在這里。

如果說神國的一切是一場神與魔的智斗,自己贏了。那么眼下這場學區的對決便是與武斗,神的實力遠遠沒有發揮出來,卻就是這么輕而易舉的擊潰了所有人。自己終究是過早的面對了最強的敵人。

沒有退路,在這么一個密封的空間里,誰也無法支援自己。尤其戰力也難以抗衡,唐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沒有任何辦法改變局勢。

“伊甸生物很難殺死,而且你死之后,也許你體內的力量也會永遠的沉寂,對我和這個世界而言,那是莫大的損失,我實在是不想殺死你,但你的舉動過于愚昧,你褻瀆了神明。”

唐閑注意到康斯坦丁連聲音都變了。那種神國里的感覺似乎又回來了,他猜測現在康斯坦丁意志已經徹底的消散,正在與自己對話的,便是那位神。

……

……

百川市外圍。

白鹿的蹄子總是很輕快,她對世間的任何生物都沒有敵意,但見到她雪白的身軀時,動物們總是會敬畏的躲開。

似乎都曉得這么一個存在,是喜歡安靜的。

她存在于世間已經很久,守護著一個萬獸界與人類世界共同的傳說。她的身后永遠都有一座山,她去了哪里,那座山便到了哪里,數百年來從來如此,鹿與山不曾分離。

在動物的世界里,她的地位很神圣。她仿佛不受空間的制約,能夠出現在任何地方,這等神跡讓很多動物時將其視作獸神。

今日的白鹿正在看著天空。天空昏暗無光,明明還是白晝,卻如同夜晚。動物們也顯得很興奮。

因為已經有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日食。

白鹿看著日食,聽著身后山洞里的那道聲音若有所思。

沒有過太久,她點了點頭,仿佛答應了某個看不見的存在,隨后輕輕的抬了抬鹿蹄。

又一次消失于世間,亦不知將出現于何處。

只是這一次,遠處的飛鳥與走獸們,注意到了那座山——依舊停留在原地。

(感謝書友風間花音的打賞啊……慚愧啊,我最近這個更新,居然還有讀者肯打賞,嗚嗚嗚)

3d胆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