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七十八章 五雷神君全文閱讀

第七十八章 五雷神君

熱門推薦:逆襲萬歲

楊行舟之前與胡斐街頭相遇而拔劍,一番交手之后,便看出胡斐刀法雖然凌厲,卻少了幾分收斂,過于剛強,少了陰柔緩和。

楊行舟本身便是用刀高手,血刀門的刀法詭異凌厲,角度刁鉆,早就被他練成,之后又向大刀陸天抒請教刀法,可以說,在刀法上的造詣比劍法還要高明幾分,胡斐刀法境界如何,他一看便知。

無論是拳法還是刀法、劍法,只有剛柔并濟,才算是名家手段,一味地剛猛,一味地陰柔,都算不得高明。孤陽不長,孤陰不生,胡斐刀法雖然凌厲,卻多了幾分燥火,若是沒人為他捅破這層窗戶紙,恐怕他須得一兩年的時間才能得明此理,步入一流高手之列。

楊行舟對胡斐印象頗佳,有心助他一臂之力,這才故意在英雄酒樓請他喝酒,以筷做刀,提拔了他一下。

此時見他呆坐面前,一臉深思,楊行舟嘿嘿笑了笑,邁步下樓,飄然而去。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胡斐從沉思中忽然醒轉,一臉喜色:“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來這段時間,我的刀法卻是有點急進,少了沉凝內斂!楊兄,多謝你……咦?人呢?”

他站起身來,茫然四顧,卻發現楊行舟竟然不知何時已然離去。

“我父母的問題還沒問,他怎么就走了?”

胡斐一臉茫然:“難道他只是為了提點我的刀法?可我父母的事情,他到底知不知道?”

他想了片刻不得要領,對楊行舟的身份更是好奇:“他身穿前朝服飾,因為鍾阿四的事情打抱不平,殺了鳳天南一家,與我萍水相逢,就因為看我順眼,便特意在酒樓等我,提點我的刀法!單從這一點來看,此人堪稱當世豪俠,可他既然知道我父母的事跡,怎么還不告而走?難道其中牽扯到很多不便言之事?還是說他忽然有要事想起,這才迅速離開?”

胡斐腦中念頭急轉,卻是想不出合力的解釋來,低頭一看,就看到桌子上被人以利器刻了幾行字:你父母身死,與苗人鳳有關,但其中別有隱情,便是苗人鳳也難以索解,你我有緣,來日相見,可喊來苗人鳳,一起說明此事緣由。

“苗人鳳!”

胡斐看完這幾行字后,身子微微顫抖:“江湖傳言,都說是我父母身死,與苗人鳳有關,七叔也說其中應該另有隱情,而且即便苗人鳳真是兇手,但他是當今江湖公認的第一高手,以我此時本領,若是找他尋仇,恐怕大仇未報,人卻先死,因此這么多年來,我才不敢找苗人鳳詢問。現在這個楊行舟也說當年的事情與苗人鳳有關。嘿嘿,‘打遍天下無敵手金面佛苗人鳳’這個綽號如此響亮,至今不曾更改,可見他的厲害!我現在修為不到,怎么找他問詢?”

打定了主意,這幾日定要去找一下苗人鳳,就算是不報仇,便是遠遠的看上幾眼也是好的,迄今為止,自己連這么一個大仇家長得什么樣子都不知道,那實在也太過窩囊無能!

且說楊行舟策馬離開佛山鎮,徑直向湘南洞庭湖邊白馬寺鎮所在的大致方向趕去。

昔日胡一刀身死之事,三言兩語實在難以講述清楚,當初由于苗人鳳當場打斷田歸農的兵器,令其極為懊恨苗人鳳,所以田歸農收買閻基在苗人鳳和胡一刀二人的刀劍上下了劇毒,以至于胡一刀被苗人鳳誤傷而導致劇毒發作而死,而這毒藥就是來自無嗔和尚的師弟石萬嗔。

要想將這件事說清楚,須得把田歸農、閻基、石萬嗔等人隨便抓上一個,才能證實自己所言不虛。

楊行舟之所以走人,一是還有事情要做,二是此時說出來,感覺太過輕松,胡斐也未必就肯信,等他見識多了,認識的人也多了,到時候自己再說出來,效果與現在說,自然大不相同。

因此衡量了一下,決定還是推后為妙。

他離開佛山之后,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去找毒手藥王,去學習醫毒之道。

楊行舟出身盜匪窩里,現在又是黑風寨的寨主,與人對敵時最喜取巧,而不是正面為敵。

提前布下陷阱,放蒙汗藥,扔生石灰粉,下毒,這才是一個山寨寨主正常的打開方式。

至于當面對敵,那得在有把握干掉對方的情況下,他才能牛氣哄哄的閃亮登場,裝完逼就跑。

欺軟怕硬,才是楊行舟這么一個土匪頭子的真實性格。

現在的楊行舟真正渴望的能有一把沖鋒槍之類的熱武器,到時候一槍在手,在這個低武世界里,那是真正都能大殺四方的神器,什么天下第一高手,什么金鐘罩鐵布衫,一梭子下去,都得玩完。

可惜這個時代沒有那么先進的熱武器,楊行舟退而求其次,便想到了下毒陰人,他本來就身懷絕世奇毒金波旬花的種子,只是不會運用,如果能將金波旬花的毒性運用起來的話,相信自己的戰力將會成倍的提高。

而在如今的小世界里,最懂得下毒的人便是毒手藥王,而毒手藥王所在之地就在洞庭湖白馬寺附近。

楊行舟是個行動派,有這一番考慮,他才策馬向湘南方向走去,洞庭湖畔就在那里。

他一路前行,容貌裝扮為他招惹了不少麻煩,沿途官府聞風而動,沒少派人捉拿,惹得楊行舟大怒,一路打殺特殺,自佛山而到湘南,殺死官府中人不下百名,最后殺的興起,便是兩廣巡撫,總督、提督都被他潛入府內一一干掉。

自滿清立國以來,還從未出現過像楊行舟這般膽大包天之徒,連官府要員,封疆大吏他都敢殺,而且毫不掩飾身份,光天化日之下直闖府衙,當眾斬殺。

短短不到半月時間,楊行舟的名字便響徹天下,震驚朝野。

此時滿清朝廷在兵部尚書福康安的提議下,正準備天下掌門人大會,被楊行舟這么一鬧,朝廷震怒,對即將舉辦的這場大會愈發的重視起來,一邊派遣高手捉拿楊行舟,一邊增派人手邀請各派掌門,務必要把這些人的行蹤武功搞清楚,清除一些不安定分子。

這一日楊行舟路過一個縣城,剛到城門口,就看到了城門上貼著的海捕文書,畫影圖形,正是自己模樣。

其實這海捕文書上的畫像,與楊行舟一點都不像,但是畫像上的人一身前朝服飾,絲帶束發,滿天下除了他楊行舟之外,更無第二個人有此穿戴,因此即便是相貌一點不像,但也能對號入座,知道此人是他。

嘩!

城門口百姓看到楊行舟之后,一陣大嘩,四散奔逃,頃刻間跑了個干凈。

“晦氣!”

行人逃走之后,楊行舟看了看城墻上的畫像,只見這畫上之人豹頭環眼,滿臉橫肉,丑陋之極。

“老子長得這么英俊帥氣,竟然被畫成了這幅鬼樣子,媽蛋,這官府畫師實在有點過分!”

楊行舟策馬在城門口端詳了片刻之后,方才策馬離開。

“啊哈,楊行舟!原來是你這個反賊!”

便在此時,城門口走來了一名道人,這道人年過五十,一縷長髯,騎著一頭小驢子,正“噠噠噠”的向楊行舟靠近,口中叫道:“老道一路行來,早就聽過你的名字,現在江湖上給你起了一個綽號,叫做‘五雷神君’,說你殘害官員,濫殺無辜,殺人如同打雷一般毫無征兆,可見你心性險惡,果然是邪魔一流。”

這老道仙風道骨,一副得道高人模樣,對楊行舟百般不屑:“今日你遇到我,正是遇到了克星。你若是聰明,就趕快下馬投降,若是不然,等老道出手……”

“你是什么東西!”

楊行舟勃然大怒,身子從馬背上陡然躍到半空,長劍出鞘,刺向這名道人。

這老道嚇了一跳,急忙低頭躲閃,“噗”的一聲,道髻被楊行舟一劍挑散,楊行舟一劍刺去順勢變化,化刺為削,轉折削向這道人左耳。

血光迸濺!

這道人的一只耳朵應劍而掉。

“口氣這般大,原來本領這么低!”

楊行舟落地之后,收劍回鞘,伸手抓住了這道人的大腿,“喀嚓”一聲,已將他的大腿抓斷:“牛鼻子,你叫什么名字?”

3d胆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