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城姬三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龐統的野生大金魚全文閱讀

“白公大才,這青蒿水真的有用!已經有病人開始緩解了。”張仲景興奮的說道。

看到這青蒿榨汁灌水真的有用,老張是最高興的,因為這不僅意味著壽春軍民的損失減少,也意味著的今后除了蜀漆散之外,瘧疾又多了一種效率更高、材料更易尋的藥方。

“不敢當張老謬贊……適逢其會、適逢其會而已,不過注意療養區衛生,清理積水,防范蚊蟲滋生的事情,還要繼續盯住。”白圖顯得興致寥寥。

瘧疾主要是蚊蟲傳播,隔離的效果其實沒那么大,主要還是得驅蚊、和保持衛生。

“白公是因為青蒿水的療效而憂心嗎?哎,能有現在的效果,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即便有足夠的蜀漆散,也不會比現在更好了。”張仲景寬慰道。

果然,一把青蒿兩升水,絞碎出汁水喝下去如此粗狂的萃取,效果有限。

否則也輪不到瘧疾繼續張狂一千多年……

張老也已經知道,煮青蒿是沒用的,時代與科技限制了冷萃的手段,只有手動“生榨”。

“我有個學生,腦子夠快,也許他會有辦法。”白圖說道。

他還在等龐統的回信,雖然……在理智上,白圖已經明白,龐統對此應該也很“絕望”。

畢竟乙醚、汽油什么的,哪里是現在能造出來?

否則袁術早就被他炸上天了,還什么瘧疾不瘧疾……

只是依舊抱著些感性的幻想,令白圖依舊期待著龐統的回信。

張仲景也沒有再勸,反而欣慰的看著白圖如果是醫者、是張老的弟子,他一定要扭轉白圖這種心理,畢竟醫者也不是萬能的,對每一位病人盡心是本分,但如果對每一位無法醫治的病人,都有這么大的反應,那么他距離金盆洗手也不遠了。

現代醫學都救不了所有病人,何況在東漢末年?盡人事,聽天命而已……

不過白圖是一方諸侯,所以張仲景反而期望白圖能夠保持下去,就如同齊宣王看到手下要宰牛祭祀,看著牛瑟瑟發抖的樣子,心疼之下……讓手下換一頭羊去宰一樣。

在現代人看起來很虛偽,在當時的人看起來很摳門,畢竟當時羊比牛便宜得多……

但孟子聽說此事后,卻給予了正面的肯定,認為這是齊宣王“仁慈”的表現。

就如同雖然君子會吃肉,但不愿意親手去殺雞宰羊一樣,道理上似乎很虛偽,不過能夠產生這種“不愿意”的情緒,正是心中有“仁”的存在,哪怕有時看起來很愚蠢,也比沒有要好。

何況壽春這可是近乎半城的百姓,真的做個數學題之后,發現損傷的百姓比例低于預期,就喜笑顏開……這才可怕。

作為醫者,張仲景應該高興,但輪不到白圖高興。

就在這時,白圖的官印一陣震動,正是龐統來的回信,白圖連忙向張老告罪一聲,開始查看。

看到龐統給自己畫的示意圖,白圖一陣發懵怎么像是超臨界流體萃取的設備?

超臨界流體提取,可以說是效率最高、純度最高的冷萃方式,但在東漢末年,比乙醚、汽油那些更不靠譜……

原理上就是選擇那些特殊的氣體或液體,它們在特殊的壓強環境下,會表現為超臨界流體,也就是既有氣體的部分性質、也有液體的部分性質,在這種狀態下,將要萃取的物質溶解出來,之后恢復常態,超臨界流體變回普通氣體或液體,只剩下提取物。

溶解物殘留低、效率高,可以說現代冷萃技術中的戰斗機,只是……死貴死貴的。

一般這種流體物質選擇二氧化碳就可以,不過要加幾百倍大氣壓,才能夠令其表現出超臨界流體的狀態,整個設備貴的一匹。

白圖雖然不是很懂,之前只是代寫論文時接觸過,但不久前給龐統發資料的時候,可是都看了一遍,所以一眼就認出了這設備,和超臨界流體提取設備很像!

這在東漢末年,可不僅僅是貴……白圖上哪去加幾百個大氣壓去?

然而繼續向下看,白圖卻被龐統的設想,看得一愣一愣的……

城姬世界,和白圖穿越前的世界,有很大差別,但是……長期以來,在民用技術上,白圖沒有發現過什么區別,故而一直忽略了這一點。

不過作為土生土長,而且智商極高、思路開闊的“本地人”,龐統卻從白圖給他的超綱教材中,發現了一種全新的辦法。

雖然教材超綱,但基本原理龐統已經明白,因此他找到了超臨界流體的替代物內息。

一種很玄妙的東西,之前呂布也告訴過白圖,極少數給武者打基礎的功法,就包含一些吐納規律,而很大一部分,戰甲附贈的功法,也會有對應的部分。

雖然城姬世界的武者,主要都是修煉“動功”,也就是鍛煉、而非冥想參禪,不過通過吐納,也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會產生,平時可以用作戰甲充能。

一般鎏金戰甲的消耗,就必須要使用者有一定的內息才能夠驅動,而白圖……就是卡在這一步。

如果木石戰甲的說明書里,沒有吐納的部分,那么說明使用者資質不佳,必須找其他人請教、改進功法,才有繼續進步的可能。

按說內息什么的,應該是“唯心”層面的概念產物,看不見、摸不著,不是氣體也不是液體。

不是說內息化液之后,身體里就多了一副新的“血管”來流動內息,只是在使用的時候,不僅可以給戰甲充能,而且能夠影響現實,這就與很多白圖交給龐統的原理都有沖突。

所以龐統在這方面,已經有些研究與想法,他還有一個最好“試驗品”周泰。

雖然周泰距離金玉,始終還差一籌,但卻是現在白圖麾下,最接近金玉戰甲的戰甲,而且身體異于常人,甚至純粹戰斗力并不遜色于穿著金玉戰甲的高順。

周泰的內息已經是“液體”,當然……只是抽象上的液體,一個人驅動戰甲到內息耗盡,和他正常的時候,體重是不會變化的。

龐統很好奇這種狀態,之前就做過一些研究和實驗,最終發現這種抽象的液體,在武者聚精會神的時候,也能夠外放出來,就如同“不存在”的內息,在外放時可以擊倒樹木、甚至在地上炸一個坑一樣。

最終龐統得到的結論是,內息這種物質,在武者體內時,介于存在與不存在之間,而當武者將其外放后,則其具有一定的物理性質……

在目前資料不足的情況下,龐統建立了一種假說,那就是“內息”是作為武者的意志存在,當這種意志被天地外物認可的時候,則會表現出與外界真實物質一樣的性質。

而在外界沒有認可武者的意志時,“內息”則并不存在不過這樣就違背了物質守恒,故而龐統轉化了一下思路,并不是“不存在”,而是“存在與不存在”之間的疊加態。

進一步引申的話,龐統做了一個假設的實驗。

如果將一條甘寧抓回來的野生大金魚放在一桶海水里,桶上覆蓋木板,木板上放幾斤鹽,這時一位內息顯現的戰將,隔空擊向木板,則木板破碎,大金魚因為所在海水濃度過高而死,換成一位內息不顯的戰將,則無法隔空擊穿木板,則大金魚存活……

也就是說,如果換做一位不知道意志是否被認可的戰將,則大金魚處于死與不死的疊加態,這就是后來的著名假說“龐統的野生大金魚”。

白圖對于龐統的大金魚沒什么興趣,不過……龐統在信件中還說明了一點,那就是可以利用“內息”,作為“超臨界流體”。

不需要幾百個氣壓,來構成超臨界條件,武者只要能控制自己的內息液化外放,就能夠作為超臨界流體的替代品,或者……這應該算“內息流體”?

怎么命名不重要,重要的是龐統不僅用特殊的謀術模擬過,而且已經在吳郡切實實驗過,周泰作為內息流體的提供者時,是可以用高效萃取青蒿中的汁液的!

甚至龐統覺得,如果進一步研究的話,或許可以通過武者自身來控制內息的性質,來針對性的分離其中的有效物質,只是……時間緊迫,來不及研究的那么深。

白圖看明白之后,馬上在壽春也開始組織打造萃取設備,之后讓太史慈來嘗試……

內息液化是作為“內息流體”來進行萃取的基礎,除了周泰之外,應該只有幾位金玉大將,能做到這一步。

同時白圖也馬上派人,去通知還在汝南的呂布和孫策。

龐統在吳郡已經成功過,說明這辦法是可行的,但是……將液化的內息,僅以液體態顯化,完成萃取之后回收,這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一天后,設備就已經被白圖集中人力的打造出來,看起來像是超臨界流體提取的設備,不過實際上卻非常“袖珍”,太史慈左右手就能扶在其兩端,一邊是進口、一邊是出口內息不回收的話,要不了一會兒太史慈就會力竭。

兩天后……太史慈成功萃取了兩升精華液,但是已經破壞了七八臺設備,還好白圖這邊也一直在組織人手制造!

這玩意兒可比乙醚還危險,雖然不可燃,但動不動就表現出攻擊性,直接將設備炸飛……

太史慈也有些赧然,平時他還是偏向于技巧型的戰將,結果表現卻并不盡如人意。

至于周泰之所以能成功,白圖估計是因為周泰的體質特殊,實力還沒到金玉大將的程度,內息液化之后也偏弱一些,所以從龐統給出的成功率來看,還超過了太史慈。

就在這時,呂布和孫策也已經連夜回來。

這提取液的確有用,只是太史慈一個人,效率肯定跟不上,現在白圖只能期待自己的義父和二弟……

3d胆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