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靜妙家羊湯館 > 第一一七章:別扭全文閱讀

“老公,我不舒服。”半躺在曾今睡過一次的那張床上,小杜渾身不自在的皺著眉頭對晨輝說道。

其實也是第一次睡在這張床上的晨輝,輕輕的拉住小杜的手說:“是又有反應,惡心嗎?”

“不是,雖然事實不是這樣,可我還是覺得我搶了屬于靜妙姐的東西,我們不應該睡到靜妙姐床上的。”小杜喃喃的說道。

晨輝一下子坐起來,也皺著眉頭說:“我也不想這樣,可媽一定要我們睡在這里,我實在是不愿意讓媽不開心,畢竟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我們的事,其實應該回老家大操大辦的,因為顧及嫂子的感受,媽已經是做了讓步啦,你也受委屈啦。”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這些俗套我不在乎,我只覺得對不起靜妙姐。”小杜眼眶紅紅的說道。

晨輝搓了搓頭閉上眼睛說:“嫂子都說過要把房子留給咱們結婚用的,早點睡覺吧,不要想那么多了。”

“不是,靜妙姐說是靜妙姐說,可是我們還沒有經過靜妙姐同意,就直接強占了靜妙姐的家,這樣實在是不好,媽逼著我們這樣做,還不是怕靜妙姐拿走房子,媽現在就是拿咱們當槍使,這事傳出去叫我以后怎么做人嘛。”小杜突然激動的說道。

晨輝一聽小杜突然如此激動,急忙睜開眼睛摸著小杜的肚子說:“你不說我不說,沒有外人會知道的,媽也是為我們好。”

“我真是搞不懂了,媽這樣做怎么就是為我們好了,別的什么我都可以不在乎,可是我實在不愿意看到家里再做這種對不起靜妙姐的事。”小杜直接坐起來說道。

晨輝也懶洋洋的坐起來說:“沒有做了,家里親戚已經講了一天的大道理,晚上媽又跟我說了一堆這呀哪呀的,現在你又說,我都快瘋了。”

“我不管,我要出去租房子住,在這個家里住著,我遲早窒息死掉,明天咱們就找房子去好不好。”小杜湊近了一點迷迷糊糊的晨輝說道。

晨輝打了個哈欠說:“媽要照顧你養胎、坐月子,她老人家怎么可能同意我們搬出去住,皮皮一個屋,媽一個屋,我們不睡嫂子這個屋,難道大喜的日子一起睡沙發啊。”

“今天就算了,我是說明天,大不了我們把媽也接過去一起住嘛,我住這個家里會瘋掉的,只要一躺下,我就擔心靜妙姐會突然推門進來,好像我們是偷人一樣。”小杜皺著眉頭嘟著嘴說道。

晨輝定了一下神說:“那皮皮怎么辦,今天在那么多親戚面前,你可是說過要好好對皮皮的。”

“我們把皮皮也帶上就好了嘛,我只是不想睡這張床,又不是不想要皮皮。”小杜回握緊晨輝的手柔和的看著晨輝說道。

晨輝‘哎’了一聲說:“對于皮皮來說,這個家里有嫂子的影子,如果離開這個家,皮皮是不會習慣的,換一個地方住對于皮皮來說,不只是換一張床那么簡單。”

“皮皮一個小孩子懂什么,沒幾天就會習慣了,我可是多久都沒有辦法習慣這張床,長期這樣下去,我會抑郁的,本來孕婦和產婦就容易抑郁,你想我變成一個精神病嗎?”小杜瞪著晨輝說道。

晨輝不知道怎么和小杜解釋了,其實在晨輝的心里,小杜的顧慮和別扭,他也一樣有,不只有,也許比小杜更甚。

“咳、咳、咳...”

就在兩個人說不下個所以然、卻都是煩躁不已的時候,婆婆在門外使勁的咳嗽了幾聲,兩個人緊張的相互對視了一下,晨輝首先說:“媽,有事嗎?”

“睡了沒有,沒有睡得話,你們出來一下,我和你們有話說。”婆婆在門外幽幽說道。

晨輝撓了撓頭正要說什么,小杜突然接茬道:“媽,有什么事明天再說吧,媽都累了一天了,還是早點睡吧。”

小杜大聲對婆婆說完后,又瞪了晨輝一眼輕聲說:“媽這是干什么嘛,大晚上鬼鬼祟祟的,還讓不讓人睡了。”

“我不累,你們要是累了的話,就早點睡吧,我一個孤老婆子自己一個人在客廳里坐一會兒吧。”婆婆語氣有點幽怨的說道。

晨輝突然雙手合十輕聲對小杜說:“姑奶奶,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來和媽說,好不好?”

晨輝和小杜說完后,就要下地出門,小杜看晨輝那左右為難的樣子,有點不情愿的一邊跟著晨輝下床一邊大聲說道:“媽,您不累的話,我們也不累,媽稍等一下啊,我們馬上就出去。”

“沒事,你們不想出來也沒事,實在不行的話,我就去醫院看看靜妙去,我那可憐的兒媳婦子啊...”婆婆一邊回應著小杜的話,一邊又唉聲嘆氣的念叨起靜妙來。

小杜一聽婆婆的話,急忙推著晨輝說:“快點吧你,媽這樣說,就不怕皮皮聽見嗎?”

兩個人一前一后、一邊此起彼伏的打著哈欠一邊托著步子走出了臥室。

“媽,有什么事你就說吧。”晨輝拉著小杜在沙發上坐好后,努力的撐著眼皮對母親說道。

婆婆看晨輝這個樣子,面無表情的說:“剛才在屋子里不是說的挺帶勁兒嘛,怎么現在就都是迷迷瞪瞪的啦。”

“沒事媽,晨輝她瞌睡了,我可一點都不瞌睡,媽你有什么話就直接跟我說吧。”小杜急忙起身和婆婆坐在一起接茬說道。

婆婆雙手上下捂著小杜的手說:“靜妙在這個家里生活了十幾年,靜妙現在這樣,我比誰都心疼,可是媽如果不讓你們住進來的話,這個家就散了。

晨輝和靜妙一起生活了十年,竟然沒有生活出個什么結果來,媽擔心啊,現在你和晨輝生活到一起了,媽是想替你們那早死的爸保住這個家,再說了,皮皮是咱們家的長孫,住在這里一點錯都沒有,是不是杜兒啊?”

“媽,您是說房子嗎?”小杜不解的問婆婆道。

婆婆苦笑了一下哭訴說:“靜妙是個苦命的孩子,嫁到這個家十幾年來,除了晨光早早拋下這個家走了,剩下就是從來就沒有跟娘家人聯系過,你們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3d胆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