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五代夢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安然全文閱讀

蘇侯似乎看出了申公喜的不安,畢竟別人不知道沈嫣然和申公喜,和逍遙派糾結的關系,蘇侯可是清清楚楚。

一邊擺手示意蕭乘不必在意,便又笑呵呵的看著申公喜:“木平尊者能夠邀請你們,是你們的福分!你以為尊者是擔心你們破壞逍遙宮嗎?”想到其中的意思,蘇侯似乎更加清晰起來:“尊者是不想你們,撕破天自在山,最后那絲情分!”

這邊蕭乘也不在意,畢竟他對師傅和沈嫣然的恩怨,了解的不夠多。但是這次師傅受傷回來,卻是和這沈嫣然有著直接的關系。何況差點被堵在路上,蕭乘是親自經歷過了,所以和蘇侯一笑默契。

“尊者真有此意?”聽著蘇侯和申公喜兩個人,在這邊正聊著,似乎閑話家常一般,沒有絲毫的火氣,沈嫣然卻眉頭微微一皺,看著面前神態莊嚴的木平和尚。

“世間種種,何須事事掛懷?”木平和尚依舊平靜,甚至聲音沒有絲毫的波瀾。好像面前的沈嫣然即使美若天仙,可是在他面前不過佛生諸像的一種:“施主一直所尋找的,也許就在一念之間!”

“尊者感覺這個世界太平嗎?”沈嫣然忽然話鋒一轉,看著這邊的人,有些莫名其妙的出聲!

木平和尚似乎目光有些淡然,眼神所向正是屋頂之下。即使看不清遠處那延綿的群山,但是看到岸邊以及這邊街道的繁華,心中倒是多了幾分安然。這里不但隱隱傳來絲竹之聲,而且街道人影熙熙,好一派太平的景象。

“你感覺這世界太平嗎?”蘇侯示意申公喜看看,在細雨的澆灌下,天色逐漸暗了下來,雖然因為兩個人的氣機圈,細雨完全無法靠近,卻也讓遠處似乎有些看不清人。

聽到木平和尚和沈嫣然聊天的聲音,蘇侯絲毫沒有擔心自己,隱隱聽到說什么,不由看向面前的申公喜。帶著幾分玄妙,甚至有著幾分期盼:“別說沒有天下無敵,就是站在最巔峰的時候,也有跌下來的一天!”

申公喜卻沒有說話,仍然沒有絲毫的緊張,看樣子沒有把對方放在眼里面。畢竟高手最重要的在于心境,不管是蘇侯刺激自己也好,還是沈嫣然刺激蘇侯也罷,沈嫣然沒有行動之前,申公喜便也不吱聲了。

“施主心中其實太平!”木平和尚還在屋頂凌風雨站著,看到沈嫣然指著金陵城,對面就是長江口了:“心中的安然,不在于修行,在于剎那間的感悟!此中滋味施主應該明了!”

“尊者言行感悟極深,妾身”進來船艙便看到蘇侯盤坐在木床上修煉,雖然拜了馮碧唯為師,但是因為想避開沈嫣然,加上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又有異種精血需要參演,馮碧唯倒是還沒有來得及教授蕭九郎。不過隨口把逍遙派入門心法的口訣教給了蕭九郎,蕭九郎心中很是期待修煉,此時看到蘇侯在修煉,便也在另外一張木床上坐下,默念那入門心法。

正法派的兩個人上船,對蕭九郎沒有什么影響。不過蕭九郎坐在那里迷迷糊糊地的睡到半夜,忽然被一陣輕泣聲驚醒了。才發現自己居然就那樣睡著了,抬頭借著船艙外掛著的那排燈籠,透進來的一絲光線,看到蘇侯正坐在床上看著自己。

蕭九郎幾乎嚇了一跳,蘇侯瞪了蕭九郎一眼,蕭九郎有些不好意思,示意自己疑惑那哭聲的來處,隱隱聽到卻是個女子的聲音。不由疑惑的看向蘇侯,蘇侯看蕭九郎好奇的樣子,微微嘆了口氣,傳音告訴蕭九郎,是那個殷老夫人快不行了。

突然不知道為什么,蕭九郎腦海里閃過那個顏氏哀怨的眼神,不由得心頭一熱,忍不住便開口低聲詢問蘇侯:“有沒有辦法救那個老夫人呢!上天可是有好生之德,道門弟子不是更應眷顧蒼生嗎?”

蘇侯被蕭九郎問的有些無語,這次陪耿仙笙過來支援馮碧唯,說的好聽是迎接馮碧唯,其實他倒是擔心那個沈嫣然。因為這個原因,他知道師姐馮碧唯嘴上不說,其實是不想看到自己。

雖然不知道師姐的傷勢如何,至少自己不能幫倒忙不是,讓沈嫣然把師姐趕盡殺絕。雖然看現在的情形也沒有到那個地步,但是師姐明顯也不想暴露自己行蹤才是。她收的這個弟子倒好,是個喜歡多管閑事的主,蘇侯頓時感覺有些頭疼。

看著蕭九郎好奇的神色,蘇侯有些無奈,繼續用傳音告訴蕭九郎說,那個殷老夫人被昆侖仙翁的真氣反震,把她自己體內的各個臟腑都移位了。最重要的還是她肺臟本身就有病,加上她年紀大了氣脈脆弱至極,如今油盡燈枯很難醫治了。何況那個昆侖仙翁雖然暫時放過了殷家人,其實如今還在那石鐘山岸邊。

蕭九郎卻是不死心一般的,繼續眼巴巴的看著蘇侯。看到蘇侯一臉無奈的神色,蕭九郎隱隱猜到有戲,便大膽的開口說道:“雖然不知道他們家族之間的恩恩怨怨,但是人家畢竟年紀大了,師叔如果有法子讓她多拖幾天,哪怕回到金陵去落葉歸根,想必殷家也會對逍遙派感恩涕零的!”

蘇侯幾乎想給蕭九郎一腳,雖然不知道這小子心里想什么,但是考慮到蕭九郎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些人,不然一般人都會誤會他和殷家有瓜葛。

要說蘇侯雖然沒有擔心過昆侖仙翁,甚至把他說的那個尊者古嘉龍諸也沒有放在心上,但是如今不是要考慮到師姐馮碧唯和掌門耿仙笙的感受。蘇侯白了他一眼,傳音讓蕭九郎去問師姐馮碧唯。

蕭九郎倒是愣住了,他倒不是怕師傅罵,而是想著這半夜三更的時間,師傅和掌門都是女的,而且是兩個大美女,自己畢竟是個男人這要找過去不是挨訓嗎?

聽了他的話心里還正糾結著,卻驚奇的發現師叔蘇侯一臉苦笑,凝神似乎在傾聽什么。蕭九郎雖然不懂傳音這種絕學,但是有了聽的感覺之后,隱隱猜出了什么來,不由不敢打擾的坐在那里等候。

果然讓蕭九郎驚喜的卻是,原來剛剛是師傅馮碧唯給師叔蘇侯傳音了,大意便是讓蕭九郎過去殷家那邊看看。蘇侯知道師姐的手段,雖然不知道她出手幫助殷家有何用意,但是也不敢絲毫隱瞞蕭九郎給他也傳音。

3d胆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