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五代夢 > 第四十二章 朱元璋全文閱讀

第四十二章 朱元璋

熱門推薦:逆襲萬歲

初入天鋻池幾乎沒有特別的感覺,而且以何逍遙和汪東辰兩個人的修為來說,自然不可能像先天高手一般,在一定范圍內自如的掌握自己的行動,可以登萍渡水一般在水面上輕松的摘到含碧紫蓮。何況天鋻池本來范圍也不大,看起來整個范圍只不過三丈方圓,水深看去也不過兩米左右。

以何逍遙自己的感覺和對大海的認識,認為自己在這小小的水潭里自然不用一息,就可以靠近那含碧紫蓮,然后順利摘到這美麗的含碧紫蓮給陳九娘。

可是等他縱身而入天鋻池,落身入水之后剛剛想冒出來的時候,可是他立馬感覺到情況不對了。原來,他人一落在水里的時候,就感覺四面八方有股無形的壓力襲來身體,而且這是一股蝕骨消肉的冰寒之氣,肆無忌憚的從渾身的毛孔滲入自己身體。那股蝕骨的寒氣幾乎馬上就要把自己凍冰,而且就像自己在水里面,被萬斤無形重物,突然重壓一般無從反抗,而且水壓阻止自己往上浮動。

而且在水里他還毛骨悚然的發現,自己渾身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冰凍起來。說起來這一切似乎很久,其實外面的人感覺不過呼吸之間而已。饒是何逍遙藝高人膽大,此刻也嚇得魂不附體了。

雖然遇到這種緊急的情況,但是他終究也跟隨父親見識過大的場面,急忙運用父親傳授的內功,快速運行于全身經脈間,想讓渾身氣機引動暖體,人也試圖從水里往上冒,可是他怎么樣也上不來水面。

汪東辰卻沒有像何逍遙一般縱身入水,而是快步涉水而入的往前走沖入水里。他早就知道水里的秘密,但是,畢竟他也是第一次,根本也沒有想象到寒碧泉會這么厲害。但是他不知道王三娘為什么要陷害何逍遙,要這么設計何逍遙,難道是因為何逍遙沒有什么背景。其實他本性善良,雖然自己也想博得陳九娘一笑,一時間也和何逍遙爭強好勝,但是自然不忍心何逍遙稀里糊涂遭此大難。

看到水里面何逍遙浮不上來了,他心理面自然知道是因為寒碧泉太陰寒的原因。他心里雖然稍稍遲疑了一下,但是終究天性善良讓他做了個決定,出手援救何逍遙。

眼看何逍遙水里的身影朦朦朧朧,周身似乎被冰包起來了一般,越來越模糊人也沒有浮起來,就知道何逍遙遇到極大的麻煩了。當然他自己也感覺到了水里寒碧泉刺骨的冰寒,以及陰冷寒冰對身體造成的傷害。而且他還遠遠沒有何逍遙的功力高深,進入水中后在水里站下不到兩息,臉色已經是煞白了渾身機械了。

但是他知道何逍遙肯定比自己更慘,宅心仁厚的汪東辰一咬牙,邁著幾乎成冰的雙腿,感覺小小的距離咫尺天涯一般的,忍著失去知覺的劇痛,慢慢靠近了水中何逍遙的周圍,俯身就去抓他在水里模模糊糊幾乎成冰的身體。

這泉水自石壁內涌泉匯聚成潭,人站的位置水深剛剛及他的胸口,水面上又有一尺來深是沒有寒冰的,加上過渡的一些深度和寒冰的影響,寒冰傷體的高度剛剛及汪東辰的腰部。可是他俯身去抓何逍遙就不是這樣了,本來他雙腿就幾乎失去了知覺,這一彎腰他整個人就好比被凍僵的樹,要脆裂了一般被折斷的撕裂,而且他整個人臉色比紙還要蒼白,眉毛上都被霜凍結了,人幾乎失去了知覺。但是,他還是本能的憑借意志,把右手伸入了水里去抓何逍遙。

王三娘氣的也臉色發白,沒有想到何逍遙會一下就入水,她雖然也恨何逍遙沒有注視自己,沒有關心自己,這些年對自己沒有感覺,但是她確實也是喜歡何逍遙,心里絕對還是不想害何逍遙。

一旁的辛商一直都在注視王三娘,看到王三娘神色似乎不善,卻以為是自己反應太慢,被何逍遙和汪東辰兩個人搶了先,使得王三娘不高興了。他幾乎也是連想都沒有想,整個人就一跺腳,縱身也躍入了天鑒池里去了,他的表現更徹底,甚至連王三娘都沒有想過是什么人。

王三娘哪里想到辛商會這么刺頭青,比何逍遙更加直接張揚,看著辛商瀟灑的身影入水,旁人心里還有些觸動于他的姿勢。她不知道辛商知不知道這寒碧泉的奧秘,不由嘴巴張了張,看著辛商敏捷的身影沒入水里。心里便知道辛商這種入法,肯定是不知道寒碧泉的厲害,現在就是知道寒碧泉的奧秘,以他的修為只怕也要完蛋了,她自然能感覺到辛商是喜歡自己的,但是作為王三娘當時的心情,計較的卻是何逍遙對自己的感覺。

想到這些人進入寒碧泉這種結果帶來的后果,任憑就是王三娘想害陳九娘的心思,此時也已經是六神無主了。不知道她當時是什么心里,可是嘴巴上終究是沒有叫出聲來,但是她的臉色也是更加慘白了。

岸上的這些不知道原由的少年們嘻嘻哈哈的看著,當時還是沒有人發現不妥。雖然也知道這里是武夷劍派的禁地,但是沒有人知道寒碧泉的厲害,還在竊竊私語揣測誰會最早摘得含碧紫蓮,來討好武夷劍派的兩個嬌女。

王三娘的身子卻已經有些發抖了,她自然知道這件事情的大小,身子不由慢慢往后退了。她看著水中的汪東辰呼吸出來的都是白霧了,彎著身子似乎停留在水面上,似乎被瞬間凍成了冰雕一般,她心里終于怕了,閃身就往后退去,她的離去幾乎都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大家終于也發現不對了,看到汪東辰的頭發上全結成了冰,而何逍遙和辛商都在水里沒有上來,一時間大家都慌了神,也沒有人發現王三娘不見了人影。再看汪東辰像一個冒氣的爐子一般,渾身露出水面的地方冒著寒氣,卻也終于把快凍僵的何逍遙拉出來水面。

陳九娘不由失聲痛哭,想下水去搶救何逍遙上來,卻被一旁另外一個師姐機靈的拉住了。汪東辰當時顯然已經不行了,但是腦海里還有一絲清醒,看到自己心愛的女孩要下水來,心里便知道她不是為了自己,雖然心里更是難過,但是也沙啞的顫抖的大叫陳九娘不要下水,讓大家快叫人去救水里的辛商,并快速告訴了大家水里的秘密。

大家知曉之后嚇的目瞪口呆的,這些人幾乎沒有經過大的風浪,更是不知所措。

等到汪思仁和周楓趕過來的時候,水里的汪東辰和何逍遙已經被這些少年找來繩子套了上來。

大家雖然知道事態嚴重,不知道事后會受多嚴重的責罰,可是還是齊心協力的營救水里的人。但是明顯汪東辰當時已經是不行了,寒冰已經將他的身體器官,內外徹底摧毀破壞,這個心地善良的少年為了自己心愛的人,拯救自己心愛的人愛的人,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而更讓這些少年目瞪口呆的是,大家看到當時以汪思仁長老的一身修為,他都不敢下水去救辛商,而是在武夷劍派的各堂長老趕到之前,他不斷的用自己丈余長的赤蛟鞭不住的甩入水里尋找,靠赤蛟鞭的鞭頭和自己的感知力去找人,后來終于纏住了水里的辛商,把已經凍僵的辛商拉了上來。

后來匆匆趕到,看到自己被活活凍死,在寒碧泉里的兒子,辛輝幾乎要發瘋一般暴怒,自然是一一盤問這些一起來玩的少年。因為涉及武夷劍派內部隱秘,所以并沒有叫上別派來賀喜的客人,來的也只是劍派里的各位長老和各堂堂主,以及幾位和武夷劍派息息相關的人物。

這些少年在辛輝暴怒下,自然如實說來事情的經過,而從玉女峰趕過來的妙善神尼和諸位長老、堂主一聽,自然就知道這里面大部分是王三娘的原因。而這些劍派的長老和前來賀壽的客人,自然也明白雖然這件事王三娘沒有明說,但是有些原因就是王三娘蠱惑和挑撥所為,大家不由都看著妙善神尼和王濤。

雖然大家都是年少無知的年紀,也嚴重的犯了武夷劍派的禁忌,但是這些少年多多少少都有背景,常言道法不責眾。這次**首先受罰的,就是汪思仁的徒弟周楓,被罰面壁十年,到現在還被關在武夷山,不許下山行走。

王三娘也極是狡猾的人,因為害怕事后被發覺了原因麻煩,六神無主的跑到了玉女峰去找了妙善神尼過來。妙善神尼此時一看就明白了,加上她爺爺王濤本來也是護短,就是辛輝知道了當時的緣由,也只有和血含淚自己吞下,只能怪自己兒子太死心眼。

最為可憐的是汪東辰,因為想去邀功摘含碧紫蓮給陳九娘,再加之救何逍遙出來,外傷方面他自己雙腿完全被寒冰凍壞,一條右臂也是凍壞。而內傷方面如若不是幾個長老合力營救,只怕他當時就因為寒冰襲體死了,但是即使大家全力營救他,人也因為受凍太嚴重而昏迷不醒了,渾身經脈都是侵入的寒氣。

讓大家驚訝的是,這個沒有背景的何逍遙,泡在寒冰里面本來應該比汪東辰更慘。可是他被救上來后反倒是有些知覺,而且沒有像汪東辰一般待遇被人搶救。因為門內長老和堂主沒有人認識他,汪思仁也以為他只是個小人物,一直等到妙善神尼過來才對他施手援助。

神尼這個時候才驚訝的發現,何逍遙的內力比汪東辰深厚太多,雖然自己平時也指點何逍遙,但是為了尊重何父就在身邊,雖然自己也救過何父,但是像何父這種人一定是有些故事的。神尼天生慈悲為懷,從來也沒有去試探過何逍遙的內力如何,也沒有詢問過何家的出處。此時看到何逍遙懂得自救,神尼便更是知道了何父一身所學肯定不差,更顯然不是常人。

何逍遙當時雖然凍壞了,而且幾乎渾身的皮膚壞死,自然留下了不輕的外傷,但是內臟因為自身的內力保護,反而幾乎沒有受到寒碧泉太大影響。

何父自然是被神尼著人通知,最后聞訊也趕了過來,看到兒子的樣子,他沒有吱聲和表態,寄人籬下和隱姓埋名,讓他學會了沉默,當下默默的想帶走何逍遙。

陳渡飍看何逍遙也是昏迷不醒,他自然聽說過女兒在神尼身邊有這個伙伴,隱隱明白這個少年的心思,但是他自然沒有把何家放在心上,自然更不會想到自己的女兒會和何逍遙發生什么。

看在神尼的面子上,他沒有因為大家闖了寒碧泉發作,何況他也沒有檢查何逍遙的狀態,但是看何逍遙的樣子,不死也會殘廢,便沒有留住何家父子。

何父抱著昏迷不醒的何逍遙正要走,但是聽神尼說汪東辰為了救何逍遙,被寒冰凍成了重傷也昏迷不醒。他當時沒有說別的什么,靜靜的看著凍傷的汪東辰停住了腳步,似乎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而汪東辰的父親汪原也沒有貶低何父,雖然自己兒子凍傷有一部分是為了救何逍遙,當然有一部分是為了九娘。作為父親看著自己兒子的樣子難過,但是他隱隱看著自己凍傷的兒子有些自豪。

停下來的何父忽然要求汪原,自己想看看汪東辰,汪原以為何父是為了感激自己兒子,就沒有拒絕何父的要求,可是何父突然做出了一個令大家吃驚的舉動。

原來何父居然自懷里拿出來一顆丹藥,這是一顆一看就知道是神藥的丹藥,有眼力的后來認出這是一顆九轉神丹。汪原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丹藥,但是看著神尼激動的模樣,便隱隱有了希望的感覺。而何父要給凍傷的汪東辰服下,這一下震撼了武夷劍派的諸多長老,因為江湖上有名的九轉神丹,和佛門祖庭佛禪南宗南華寺的圣藥小還丹齊名,都是可以起死回生的圣藥。

要說這九轉神丹乃是道門圣藥,據傳有人在道門尊者閭丘方遠門下看到過,后來江湖上便傳說這九轉神丹為道門所煉。當年,閭丘方遠門下上清十賢最為有名,當然后來最出名的自然是新安聶師道,這個問政先生不但自己出名,門下弟子也是大大有名。

最有名的自然就是有名的元博大師王棲霞,世人都知道大洞五子是王棲霞的弟子,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這五子其實有人不是他的徒弟,有的也是他師門師兄弟的弟子。就是陳渡飍都算是王棲霞的再傳弟子了,自然聽說過這種事情。

這自然不會影響王棲霞的名望,反而更顯得閭丘方遠上清門下的興旺。而且,有人知道王棲霞手里就有九轉神丹,因為王棲霞曾經用這個圣藥救過人,故而天下人自然把王棲霞當成了圣人,也成全了九轉神丹在上清道門的威名。

讓大家更驚訝的是何父拜托神尼護法,他給汪東辰服下了九轉神丹后,竟然沒有多余的藥物來救何逍遙。看著何逍遙忽然情況加劇,不由就地給何逍遙療傷起來。

武夷劍派的人自然不知道何父是個高手,但是看到何父出手便都知道自己走眼了。當然,也沒有人相信何父身上沒有了九轉神丹,至少當時辛輝是肯定不信的。如果不是看到何父在救何逍遙,只怕辛輝當時就會問何父要丹藥救自己的兒子。

果然在何父沒有顧忌的出手療傷后,竟然不出一個時辰就解決了何逍遙隱藏的危機。這直接讓武夷劍派的人目瞪口呆,明白了何父實在是一個大家無法觸及的絕頂高手。

而服藥過后的汪東辰明顯也有了好的轉變,不但穩定了下來,而且身體里的寒毒基本上排除了,至于外傷凍壞了就只有慢慢養了。

痛失愛子的辛輝果然不分場合問何父要丹藥,別說何父真的沒有了丹藥,就是有只怕當時辛輝的態度,何父也不會給他丹藥。辛輝雖然是武夷劍派的堂主,但是還真沒有讓何父放在眼里。

看辛輝糾纏不休,何父淡淡的向神尼施了一禮,竟然施展一門高深的提縱術,獨腿直接從大王峰上飛身而下,抱著何逍遙離去了。看得武夷劍派一眾人目瞪口呆,深深感覺到后怕。

但是,這晚在武夷山上發生了一件事情,辛輝在周烈的壽宴上質問掌門陳渡飍,何家父子是什么人,為什么不知不覺的居住武夷山。而且還要陳渡飍帶人去何父手里討取九轉神丹,一時間武夷劍派內部竟然緊張起來。

可能是九轉神丹吸引力太大,但是陳渡飍沒有答應辛輝的舉動,居然武夷劍派有不少人支持辛輝。這晚他在陪周烈過壽,可是這晚武夷山發生了巨變,居然有十多個人圍攻何家父子住處。

這些人看準了何逍遙沒有恢復,即使何父手段高明,畢竟沒有了一條腿,何況還要照顧何逍遙,于是以他為幌子攻擊何父。

這晚神尼也在青龍堂駐地在規勸王三娘,根本不知道何家父子失蹤了住處被毀。第二天才知道武夷山發生了巨變,她畢竟了解何家父子一些,望著武夷山脈長嘆而已,自此閉關再不出武夷山。

讓武夷劍派的人心照不宣的是,隨之一起失蹤的還有辛輝、王濤和幾個高層人物。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是自此武夷劍派再受打擊,失蹤了兩個堂主和幾個高層這種事情,陳渡飍嚴令門下弟子在山上靜修。

武夷山因為周烈的壽辰,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雖然暗地里壓下來了,可是日后肯定難以隱瞞。周烈只好匆匆送走了嘉賓,因為心里有了愧疚,這個縱橫江湖幾十年的老人,在幾個月后就在愧疚中突然離世。

這些東西當然就不是何逍遙所知道的了,他后來隱隱記得那天晚上受襲了。

何父本待何逍遙恢復一點,就馬上離開武夷山。可惜這晚就遭到了襲擊。對方雖然蒙面隱身,但是作為何父這種老江湖,哪里不知道就是辛輝等人。

初始還以為是陳渡飍授意,怒斥何逍遙愛錯了人。何逍遙迷迷糊糊十分羞愧,讓何父獨自離開算了。何父哪里會放棄,和辛輝幾個人殊死搏斗。因為為了保護何逍遙,何父再受重傷,帶著何逍遙一路逃離武夷山脈。

辛輝幾個人怕暴露事情,一路追擊廝殺,反倒是讓何父知道了非陳渡飍所為,何逍遙也因此釋懷。最終何父雖然盡殲對手,但是何逍遙隱隱記得父親背著自己,最后關頭和對手同歸于盡掉下了懸崖。后來他醒來已經在海上了,人失去了記憶。自此也失去了父親的消息,再后來能記起來的,也就是幫海盜和羯可船長的交鋒了。

羯可船長不知道何逍遙、陳九娘兩個人會聊些什么,他很相信自己的兄弟的能力。反倒是看著閑云莊的氣勢,知道自己不管今天彰武軍是否在場,閑云莊一定都會是自己的。所要在意的就是彰武軍對自己據守閑云莊會有多大反應。

孫衛有些進退兩難,一則是擔心羯可船長身邊的高手制衡,二來擔心雙方真的達到默契合作。進則無法全身而退,退則不知道對方是否會放手。最后讓孫衛驚訝的是,對方居然沒有管自己,孫衛有喜有憂的帶領手下返身回彰武軍。

閑云莊的上空忽然陰云密布,要下大雨了。閑云莊的命運似乎注定了,莊前一直遠遠的聚集了許多人,大家似乎都在等待什么。可是又有誰知道結果呢!

哪一方都會等待!

劉繼興喜歡朱元璋,當然這個時代的人肯定沒有人知道朱元璋是誰,但是無論誰聽到了朱元璋的事跡,都會不得不承認這個人是一個傳奇。

看著驛館臨時搭建的木臺十分結實,臺下的這一批軍院的軍事學員,劉繼興津津有味的給大家講著朱元璋這個人。在學員看來皇帝在給自己講一個杜撰的人物,可是劉繼興自然心里知道,自己在陳述幾百年以后的一個傳奇。

當時的社會狀態和現在有些相似,賦役沉重,災荒不斷,廣大民眾都在異族的統治下,底層的死亡線上掙扎。階級矛盾日益突出尖銳激化,沖突一觸即發。

劉繼興一直在思考,自己如何在這個時代找到一個突破口,讓自己在這個時代發揮真正的作用,讓老百姓可以過上安定的生活,而自己又不會太破壞歷史。劉繼興知道自己的想法可能有些困難,但是只有不斷的去努力,也許就一定會成功的。

就像從小貧困潦倒連吃的都沒有的小和尚,都可以成為皇帝,這個世界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所以,乘著來迎接周建歸來,帶領著師吾和楊炯就地給這些學員上了一課。只不過,劉繼興把許多偉人的事情套到了朱元璋身上,因為這個時代還需要朱元璋,不能讓偉人的大部分思想在這里發芽。

站在一個領導人的高度,劉繼興必須就要有領導人的視角,看著臺下一雙雙激動的眼神,劉繼興知道自己的舉措,無疑已經讓這些選拔來受訓的將士亢奮。所以,自己必須要用后世不同時代的人物,來激勵他們和刺激他們。當然,這也必須要加上自己環境的考慮,以及各個人物會給大漢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劉繼興比誰都想的明白,所以自信的站在臺上,滔滔不絕的給大家講著這個無賴皇帝著名的各項戰役,以及怎么樣在義軍中突起。重要的是這些將士如何集聚在朱元璋的周圍,和他建立了幾百年的朱家皇朝,給老百姓一個穩定安全的家園。沒有這些將士就沒有朱元璋,沒有這些將士就沒有老百姓平安的日子。

隨著內侍過來通知,知道周建一行已經近了,劉繼興帶領大家出來驛館,外面已經是人山人海。

3d胆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