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五代夢 > 第十五章 蓬州四友全文閱讀

第十五章 蓬州四友

熱門推薦:逆襲萬歲

興王府,

皇宮大內,

西湖,藥洲,養心殿。

清晨柔和舒適的陽光,像愛人的輕撫,輝灑在琉璃屋頂,雄偉的宮殿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殿內散發著一股濃濃的藥香,皇帝劉晟斜躺在一張雕花羅漢床上,一臉平靜的閉目養神。

大殿內很安靜,光線看去有些暗,皇帝的殿前都虞侯師紹隨侍,雙目有神恭敬的站在一旁。

“如你所說,瓊仙最后還是去會了那喬匡禹,哎!果然是人心隔肚皮啊!”空曠的大殿突然飄起劉晟那緩慢的聲音,突然而來打破了大殿里的平靜。他還是閉著眼,就像夢囈一般輕語著:“瓊仙啊!瓊仙,你太令朕失望了啊!”

“隨后微臣沒有在使館外繼續等候盧大人,徑直去了咸寧侯府,去看了那個曲家小姐曲三十三娘!”師紹臉上竟然難得露出了一絲笑意,看著劉晟居然睜開了眼睛。

他沒有回避劉晟的眼神,反而恭敬的繼續說道:“她一直拿著殿下送的那把扇子在看,扇面上果然是寫著殿下作的那首詞,和王少傅手里的那首一模一樣!”

“青奴兒怎么愛好突然變化這么大呢!”劉晟也失笑了,雖然還有些皺著眉,但是臉色居然笑意為多。他思索了一會兒,似乎在想著了什么,繼而回神又問道:“玉夫人那邊什么反應!”

師紹聽了竟然頓了一下,看劉晟盯著自己,便接著說:“她和雅夫人一起去了秀華宮,馬家小姐也是跟了過去。她們兩個人一直在聊著殿下以前的一些瑣碎的小事,說說笑笑的好像很投機。后來玉夫人突然說到了桂王,說蜀國的那個使者要給桂王在蜀國皇家貴族里選王妃了,現在儲君還沒有妃子,這親王怎么就越過頭去了。又說她自己最疼馬家小姐了,可是殿下現在回來后連顯德園都不去住了,以前一直和馬家小姐那么好,怎么突然變了只戀著在秀華宮這里,想問問雅夫人殿下回來后說過些什么?還說興王府的人都知道馬家小姐是許了殿下的,如果殿下以后不顧馬家小姐了,那馬家在興王府還真不知道怎么待下去了!”難得他學馬敏說話竟然也捏腔拿調有些像。

劉晟哼了聲,臉色居然沉了下來:“她還真把自己馬家當世家了,這是朕平時太慣著她了!”他一臉陰鷙不知道心里想的什么。

師紹沒有接聲聽他繼續說,劉晟卻頓住了聲,看著師紹說:“青奴兒愿意在那邊住隨他,你也就不要經常過去他那邊,如今畢竟夏先生在那邊陪著,還有那個蕭家小七娘子和道尊的使者呢!你也辛苦了先下去吧!去喚龔橙樞進來!”

師紹沒有多說話,謝恩轉身出去了,但是他知道憑著劉晟的性格,只怕有些人要倒霉了,就是不知道從誰頭上開刀,但是也看出來皇帝對太子實在是太好了。

龔橙樞受命含笑躬身輕輕走了進來,保養得白嫩修長的雙手托著一個小木盤,盤里用青花瓷淺碟裝著兩顆鴿蛋大小的藥丸。這藥丸黑黑的沒有用蜜蠟表面,一時散發著股誘人的濃濃藥香。只聽他藏不住喜悅:“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唐大師的極樂丹終于大成,請陛下享用!”

劉晟雙眼立時散發出一股貪婪的精光,坐了起來雙眼盯著那兩顆藥丸,頓時滿臉喜色。但是他馬上正色看向龔橙樞說:“澄樞,你馬上親自去內務府領黃金百兩,珍珠一斗賜給唐大師;還有各取兩套夫人平時享用的貼身衣物和一斗珍珠,送去王瑜王少傅府上還有咸寧侯曲大人府上,當面送給王少傅和曲家小姐三十三娘,就說是朕親自所賜!”

龔橙樞愣了下,他也服侍劉晟多年了,想不到劉晟愛好怎么突然改變了,一時有些失神。

劉晟看龔橙樞的神態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有些好笑罵道:“你個狗奴才想什么呢!去了偷偷告訴她們,讓她們去秀華宮陪太子吧!”

龔橙樞更是愣了,沒有想到皇帝這是為了太子。他可是接觸過王瑜性格厲害的,還因為王瑜的事受過皇帝責備的,不由道:“王少傅以前可是興王府文人中的名人,陛下也知道王少傅的脾氣,此番奴才這樣去說,被她攆出來不怕,不傷了陛下顏面才怪呢!”

“你個狗奴才真是長想法了,你不會對王少傅說,太子現在想好好學習啊!放心吧,這次王少傅不會拒絕的,朕也不會讓你這個奴才受委屈的,說不定這次還可以改善你和王大人的關系呢!”劉晟竟然陰陽怪氣的笑了:“如果王少傅不來,你就在王家待著吧!”

龔橙樞連忙把藥丸放在了劉晟面前的幾上,雖然一臉愁容的樣子,嘴上卻樂呵呵的謝恩把手行禮去了。

看人一走,劉晟臉上顏色一變,冷冷的看著殿頂的雕梁畫棟,喃喃的道:“我劉家的江山我的江山,始終是要在朕的控制下,誰要是想動心思,或者不聽朕的話,朕就讓他和他的家族消失在大漢朝!”這一刻他陰沉的目光透著精光,讓人完全看不出來他在人前那病怏怏的感覺。

國賓使節行轅驛館,大理別院。

大理國駐興王府使節楊戩一身褚金色軟袍勁裝站在院中,背負雙手看著面前擺著的兩口大大的木箱子。他身邊一左一右站著他在興王府的得力助手,毒手書生康博和快箭譚胡兒。

“就是這兩口箱子?”楊戩有些慎重的看著面前這兩口足有米高、米五長、米寬的楠木箱子,問身邊的幾個人。

“絕對不會錯的大人,是某早上親自去城外東郊樹林里接的,他們的人當面交給某家的!”康博三十多歲年紀,雖然個子矮小,但是卻也看起來文質彬彬像個文人。不像一旁的譚胡兒一看就是外族人又黑又瘦,而且前額高聳眼睛內陷。

康博在大理原是屬于萬圣教的分支弟子,他師父雖然離開了萬圣教自己獨門獨戶,但是因為跟隨大理朝廷有來往,也是個有名的人物。他早早就出師投效大理開國四大家族之一的楊家效力,在大理也是個風云的江湖人物,他的話顯得擲地有聲。

楊戩不是懷疑自己手下什么,而是知道這次的事情對于自己家族和自己來說很重要,是容不得半點馬虎的,不然出來紕漏不但自己家族有麻煩,到時候就是自己家族的伙伴也會找麻煩。但是也素知康博是個辦事小心的,不由微笑對兩人說道:“如若此次事成,兩位就是我大理功臣!是我楊家的大大功臣!”

康博不由哈哈大笑一臉得意,主動伸手一拂掃下了鎖,就去打開了兩口箱子。

一股淡淡的茶花清香撲鼻傳來,大家看時箱子里的情形頓覺眼前一亮。只見箱子里面都是鑲著錦緞,兩個只穿著大理國連胸裹裙的女子沉睡在里面。

赤膊光足、白嫩甜美,兩人長長的秀發披散,半掩了那白嫩的****,反而讓人看起來更覺**,她們側面曲身半臥對著大家,但是那優雅的樣子讓三人也情不自禁感嘆。

楊戩知道這兩個女子身份特殊,心里也不敢造次,雖然感覺很是驚艷,但是也只好馬上就準備叫人,來安排將這兩人抬進去。誰知道這邊還沒有吱聲,卻只見這兩個女子竟然突然睜開了眼睛。

三個人不由間同時色變,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兩個女子特殊的身份,在大理被拿下后秘密的用藥物喂服過,而且一路上被人控制的很好。就是康博去接人的時候也知道正常的,此時顯然有些失控了,大家首先的反應是呆住了。

不由驚異絕倫的看著這兩個女子,她們靜靜的看著楊戩幾個人,然后都在箱子里面坐了起來。只見這兩個人果然容貌秀麗,看去一個年紀不過十四五歲,一個卻是個成熟的二十來歲的美女。

“你們,,,,,怎么會醒來!”楊戩心里感覺很是怪異,忍不住還是古怪的問了出口。隱隱便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想到這兩個人的手段,不由暗暗的提了口真氣。臉色驟變只覺渾身發軟,體內的真氣竟然聚不起來,心里忍不住一陣發寒,不由憤怒的看向康博兩個人。

誰知道康博兩個人也是一臉茫然的,看著一旁憤怒的楊戩,只感覺心里比什么都冤枉,但是哪里還能說出半句話來。只有又看向這兩個美女,忽然康博似乎記起什么來了,可是一臉恐懼的他還沒有等說出什么來,就和譚胡兒一起軟倒了昏迷了下去。

楊戩最后的記憶也是看著兩個美女光著腳邁出了箱子,然后眼前迷糊一陣黑暗一陣,人便也暈了過去,耳邊卻還有她們兩個女孩子輕輕的悅耳的笑聲。

劉繼興看著面前的這碗面,一碗用平坦寬沿土碗盛的面,配色好看香味撲鼻不由口水直流。

這是一碗和后世扯面很像的面食了,可能面沒有怎么發酵,也沒有后世那種技術講究,只是拉切的比較薄比較短而已,想著可能是有利于煮熟。但是在里面竟然也加了花椒、蔥花,更有幾片肉絲,只是可惜沒有配辣椒而已。

一旁陪著坐著的阿娜黛和曲可兒有些好奇,不知道劉繼興為什么看著這種食物,為什么會有這么興奮的這種感覺。要知道在興王府的這些坊市集間,只有胡人才會吃這種粗糙的面食東西來抵餓。就是連嶺南人因為這些年的承平,生活條件好了很多,也不會經常吃這種難以下咽的粗食。

倒是一旁的蕭玥也陪著劉繼興要了小份的一碗,但是她顯然知道花椒的口感,便沒有加花椒只是撒了一點蔥花,在那有些糊糊的面片上。

曲可兒看著劉繼興那碗面有些香味,竟然忍不住有些流口水了,不好意思的滑動著喉結。臉兒有些紅暈的低聲問劉繼興:“這東西有這么好吃嗎?”

她也依著劉繼興的建議,剛剛出門的時候穿了哥哥的衣服,戴了軟璞頭帽扮成了男性。忽然被劉繼興上門約了出來,曲可兒心里既是高興又有些緊張,畢竟她雖然習過武,但是從小接受的教育還是比較淑女的洗腦。此時她一身男裝坐在劉繼興身邊說著細語,看得一旁那個食肆老板心里一陣惡寒,對劉繼興這個少年感覺到一陣肉緊。

劉繼興卻不知道自己便宜老爸劉晟幾天前就叫龔橙樞安排了,早把宮里的賜禮送進了曲府和王府。曲家自然是沒有拒絕也不敢說話,倒是王瑜雖然開始不接受,后來卻沒有推脫。但是也沒有應承馬上進宮,就讓郁悶的龔橙樞回宮了。

劉繼興不知道劉晟心里這些道道,后來聽說劉晟懲處了馬家一個在興王府胡作非為的子弟,反正玉夫人這邊消停了,馬珍珠也沒有過來找自己。倒是吳懷恩送來不少少女們的詩詞,劉繼興沒有看什么,倒是讓人給李抑拿了過去,據說被李抑批的一文不值。

劉晟也找自己去聊了幾次,劉繼興感覺他關注的是道尊對自己關注的程度。幸好蕭玥去應付了他幾次后,劉晟對劉繼興是言聽計從。劉繼興也沒有放肆利用道尊這張牌,只是在一次對他小小的透露了一下自己的五代宏偉計劃,把個一向極為自負的劉晟驚呆了,當天就去祖廟告祭祖宗顯靈了。

當然劉繼興還和齊王、盧膺、盧瓊仙幾個去祭拜了祖廟,這個儀式讓劉繼興頭昏眼花的折騰了半天,在李抑這個王師的指點下沒有出漏子。難得的是夏輕侯還親自陪劉繼興一起,讓劉繼興感覺十分得意,因為據說夏輕侯是很牛皮的。

接下來就是龔澄樞把個阿娜黛訓練好了,劉繼興看到阿娜黛的時候想起了阿巴斯,于是決定出來拜訪這個波斯商人,看看自己的計劃能不能實現先。

叫上曲可兒只是出宮來順便散心的結果,只是感覺曲可兒性格和自己時代的女生很像,不像自己看到的那些和衛王記憶中的那些宮女一樣。當然就也沒有忌諱這君臣之間的一些細節,正好乘著自己帶阿娜黛去見阿巴斯,便和劉晟說有事出宮來了,便上門約她一起去玩。

曲家、包括曲句都沒有拒絕劉繼興的上門邀請,一則皇帝已經來了暗示,二來曲句也看好劉繼興不是。何況被儲君皇家看中的人,就是看中你家一條狗那你也得給啊!再者雖然曲可兒不是當代所謂的美極誘人的仕女,那也是算名門出身,何況誰家會感覺自己家人長的不好的。

被未來的儲君看中了,不管怎么樣至少也是件家族里的好事,曲句雖然沒有攀附的心里,但是這妹妹這么大了沒有嫁人也不是好事啊!能賴給未來的皇帝,不管劉繼興出于什么心里,反正這個生意是穩賺不陪了!

劉繼興還沒在這個時代逛過街,而且因為身份的原因,以后也可能很少有機會。雖然后世史書上說劉繼興經常微服私訪民間,還把那些說自己壞話的人抓到宮里去折磨,甚至誅連親族。但是現在劉繼興知道至少自己就不會了,再說自己要想活命就得多聽聽民間的聲音!

何況現在所處的這是繁華的興王府的坊市,整個中原目前最富有的城市。真是什么都有,而且讓人目不暇接。

他便很FǔBài的帶了秀華宮里的素馨、隨身的蕭玥、特意去找的曲可兒、還有向導阿娜黛幾個女子,當然還有都虞侯師紹這個超級保鏢和陳延壽這個貼身太監,一起更裝然后一起到處逛了起來。

好不容易出來了宮外面,這個一直緊張的陳延壽也不催了,反而像個出籠的猴子,高興的抓耳撈腮。原來他當天沒有進宮的時候也是個市井無賴,因為**人家良家女子無處藏身了,只好委屈凈身進了宮。

開始的時候哪里有機會出宮,就是這兩年他逐漸有了職位才好些,因為宮里的規矩約束,他也很少能出來逛。如今有了這個機會跟著劉繼興出來,不由高高興興陪著一起慢走慢逛,還頭頭是道的給大家介紹,看得一邊蕭玥直翻白眼。

大家繞著坊市逛了一大圈,最后餓了竟然在挨著阿巴斯家不遠的集市里,劉繼興看到了這家由長安人來開的食肆。而且發現他們會提供胡人吃的面食,而這種面食和后世的西北面食很像了。

這個食肆平時就在坊間市集里,里面甚至也沒有太多桌椅。就提供一些主食給做生意的人抵餓,擺了幾條木凳子而已。食肆四面是米高的木欄圍著,在里面只擺了三張桌子幾條凳子供大家平時吃食。此時可能是過了飯食時間,周圍是吵吵鬧鬧的叫賣交易聲,這里只有劉繼興幾個人吃東西。

“肯定好吃啊!“劉繼興呵呵一樂,便一本正經的說道:“而且這種食物啊!它還很抵餓的!現在的嶺南人可能還吃不慣,如果我們大力的推廣種植這種作物,多換幾種制作食物的方法,你們想想以后產量多了可以替代別的食物,可以做好多好吃的食物啊!以后嶺南偏遠的地方就沒有人會挨餓了!而我們如果可以把它再推廣到中原所有可以種植的地區,你們想想那以后會是什么情況啊!“

陳延壽和師紹不由都有些驚訝的看向這個平時一直被大家認為紈绔肆為的王子!在兩個人的思維里面,劉繼興何時懂得這些東西啊!更不要說去關心老百姓的死活了!皇宮里面聽到的永遠是好聽的消息,老百姓餓死有誰會告訴皇帝和太子。兩個人心里同時對施真人的膜拜又達到了另外一個高度了!在兩個人的心里想著這肯定是施真人的功勞,和劉繼興這個身體這個人沒有絲毫關系!

劉繼興一邊津津有味的吃著,忽然停了下來。劉繼興隱隱聞到一股清香,一股女孩子身上特有的清香。這是同行一起的女孩子所沒有的香味,不由抬頭看去來處,待看清了竟然有些驚訝。

只見兩個漂亮的女子正手拉手站在木欄外面,她們穿著后世云南人常穿的束胸裹裙,披著頭發光著腳。那烏黑發亮的長發一直到了小腿下面,稱得那腳趾頭可愛漂亮。

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她們正看著自己幾個人吃東西!那種饑餓的神態誰都看的出來她們餓急了,而周圍正有些閑人看到這個情形,對她們指指點點的在議論。

劉繼興又驚又奇放下筷子,看看身邊的幾個人,見大家也都是表情各異的驚訝。于是劉繼興做了個自己認為最和善的表情,朝這兩個女孩子說:“你們餓了吧!進來一起吃,我請你們!“

兩個女子聽了劉繼興的官話臉露喜色,但是她們卻沒有動,那個看起來歲數偏大一點的女子,用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著劉繼興,似乎想知道這話的可靠性。在她身邊的那個小美女晃了晃她的手后,她才用生硬的官話問:“我們也不認識,你怎么會請我們吃東西呢!“

劉繼興愣了下,微微一笑:“我看你們不是餓了嗎?何況可以請女孩子吃東西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啊!“

那個小美女顯然餓急了,使勁晃她的手朝她示意!這個大美女竟然也笑了,說了句讓劉繼興身邊的女孩子都臉紅的話,劉繼興聽了幾乎直接暈倒了。

“你是不是看我們漂亮才請我們吃東西啊!“她使勁盯著劉繼興的眼睛,她好像生怕劉繼興說假話一般!

這邊曲可兒有些緊張的看著劉繼興,就是素馨也有些不安起來,好似生怕劉繼興的回答讓自己失望一般!而簫玥卻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劉繼興!似乎好像一點都不在乎一般!

“兀那小娘子,你不可再害人!“只聽一聲暴雷一般的吼聲響起,大家循聲看去,只見一個精瘦的漢子正大步流星的從人群中擠閃過來。他雖然個子瘦小,但是卻力大無窮一般,凡是沾碰到他的人紛紛跌開,讓他快速的奔了過來。

這兩個女子雖然沒有慌張,但是聽到這個聲音眉頭都皺了起來。看到那個人的樣子一臉不忿,卻也不理那個漢子,大方的從木欄開口處走進食肆來了。

師紹自然感覺有些不對,早就不動聲色的站在了兩個女子和劉繼興之間的空處。就看見那個精瘦漢子也趕到了近前,雖然一臉不忿和緊張的樣子,卻只是在外面停了下來。他虎視眈眈的看著兩個女子!那眼神好像和這兩個女孩子有深仇大恨一般。

“老板給這兩個小娘子上兩碟包子,不夠再加!“劉繼興微笑的朝那個發愣的老板,一個地道的西北漢子揚聲說道。

“好叻!“老板老臉一紅!馬上回過神來。

這邊還空著兩張桌子,那個老板就從那個擺在柜臺邊的蒸籠里,裝了兩碟熱氣騰騰的大包子,小心的放在了挨著劉繼興這邊的桌上,靠著了兩個女孩子。

這兩個女子沒有想到劉繼興真的是請自己,那個稍小的顯然已經餓的難受了,看著包子直吞口水,但是顯然這個偏大的女子沒有說話,她強忍著看著劉繼興。

“在下蜀中鄧林,添為蓬州四友第三,不知在座各位是否在江湖上聽過在下兄弟賤名!“只見外面那個精瘦男子抱拳施禮,向劉繼興這邊問詢。

那兩個女子看向劉繼興,看到劉繼興沒有吱聲,而對這個叫鄧林的精瘦漢子也不以為意,那個稍顯小的美女已經克制不住拿了一個包子吃了起來。

劉繼興記得昨晚就接觸過那個蓬州四友的宋行,但是沒有看到這個鄧林,宋行雖然是蜀國駐興王府的使者,顯然還是江湖人士居多。他們會和這兩個女子扯上關系,肯定有什么事情來往,劉繼興便沒有吱聲回答。

師紹看劉繼興沒有吱聲,便也抱拳回道:“我家公子很少出門,不知道江湖上的這些事情!方才看這兩位女子餓急了,想請她們吃點東西而已,不知道鄧先生有何指教!”

這師紹長得氣勢不凡,雖然換了普通人家護院行頭,但是站在那里一看也知道是個行家。那晚楊炯攜帶那個女刺客進宮見劉晟,劉晟便知道有人想阻止自己的行動,于是自然把那個女刺客押進了死牢,更是加強了對劉繼興的保護。

誰知道那個鄧林竟然眼圈發紅,指著兩個女子說道:“兄臺萬萬不可對她們施以善心,方才我和我家哥哥王治在西市南集喝酒,我家哥哥也是看她們餓著了,一片好心請她們吃食,誰知道她們不但不領情,還對我家哥哥用了毒,現在我家哥哥還生命危在旦夕!“

師紹知道這個鄧林外號叫沒影子,一身輕身提縱的功夫在江湖上頗有名氣,而他口里的哥哥王治在蓬州四友里排第二,也是個有名的高手,人稱童顏書生。

如果真如他所說的話,那顯然這兩個女子不是一般人,而且明顯會放毒這門江湖上邪門的技藝,她們會找到這里會不會有所圖?顯然鄧林是沒有必要說假話,師紹不由慎重起來,走近一步挨著了站在劉繼興身后的素馨身邊,這個位置可以更好的保護劉繼興。

劉繼興看兩個女子神情自若的看著自己,一臉饑餓不似作偽,不由道:“這位鄧先生的話姑且不論,不知道和你們有什么誤會,你們兩餓了先吃口東西,確實有什么誤會可以解釋清楚,小子雖然不是你們江湖中人,但是也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結,如果關系到人命的大事更應該慎重了!“

“謝謝你!“那個稍小的女子又抓起一個包子,就大口的吃了起來!那個偏大的美女竟然甜甜笑道:“你可真是個好人呢!“

劉繼興正要和她們搭話,曲可兒忽然輕輕推了劉繼興一下,劉繼興一愣看去,只見曲家那個曲去疾也站在外面,此時卻被一個人擋住了!而鄧林已經慢慢走了進來,捱到食肆的木欄柵口邊,憤怒的看著兩個女子。外面的曲去疾看向曲可兒顯然有些著急,但是面前那人顯然是特意阻路。

曲去疾只見那個漢子肌肉虬結,穿著一件短褂布衫,下面是條麻褲一雙草鞋,嘴里叼著根狗尾草,正環臂看著自己。曲去疾只有拱拱手行禮道:“某家曲去疾乃是咸寧侯府上,有急事找人望閣下行個方便,閣下是,,,,,,!”

3d胆码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