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它小說 > 絕色毒醫王妃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七盞月燈全文閱讀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七盞月燈

熱門推薦:逆襲萬歲

金瑤本就有些看不起蘇梅,而且她本可以派人私下約蘇梅出來面談。

但她如此的大張旗鼓,不過是想要徹徹底底的貶低蘇梅的身份,讓全城的人都知道,那女人不過是個憑欄賣笑的賤人而已。

可如今,對方卻拿起了架子。

心中不免冷笑了一聲,她倒是想要看看,那人能玩出什么花樣來。

"哦?什么規矩?"

"我們這里,凡是客人們想要見今晚不當值的姑娘的話,必須要點月燈。"

碧璽說完,柳倩蓉的眉頭,就輕輕的皺了皺。

她還從來沒聽說,樓里頭有這個規矩。

況且,這樣做,不就是等于遂了這女人的心愿,把蘇梅先生,當成閣內的人了么?

好在她做事一向謹慎,在外人面前,沒有亂問。

但是她卻看到碧璽的手,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左手的拇指跟食指,輕輕的掐在一起,剩下的三個白嫩的指頭輕輕的舒展開來。

心中的擔憂,一下子就去了一半。

這是先生跟她們約定的暗號,意思就是"無須擔心,一切順利"。

既然如此,那她就不如看看,先生又想出了什么新奇的法子來折騰這些家伙們。

金瑤眉頭一挑,語氣之中也帶了幾分不屑。

"我還以為蘇梅先生不是你們閣里的人呢,不既這既然是她安身立命的地方,我也不該破了規矩,你且說,如何點月燈吧!"

金瑤暗笑不已,這女人,還真是比她預想的還要不堪。

這樣的人,根本不值得一提。

"是這樣的,我們的月燈一百兩一盞。"

"這價格,倒也有些寒酸了。來人,給她一百兩。"

碧璽暗笑對方大方,可接下來,事情可就沒那么簡單了。

她雙手接過一百兩的銀票,笑得眉開眼笑。

不過,卻又接著說道.

"第一盞月燈,您已經點了。要是一般的姑娘,此時也能出來見您了。可是,我們先生的身份不一般,我們這閣內的規矩又不能破,還請貴客,繼續點月燈。"

對方笑瞇瞇的說道,而金瑤這邊,心里頭卻有些不悅。

一百兩對她來說不算什么,甚至她覺得,這錢花出去之后,會讓蘇梅的名聲更臭。

但沒想到,對方卻這般的貪得無厭。

剛想要冷聲質問,就聽得柳倩蓉抱歉的說道。

"貴客怕是不太了解我們閣里的規矩,若您覺得此事不妥,這一百兩,我們自會退還給您。"

姐妹兩一唱一和,卻架得金瑤有些下不來臺了。

方才的事情她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現在如果要是不繼續,她反倒是成了笑話。

正想著,剛才那個跟他們起了沖突的姑娘在人群里,閑閑的說道。

"也不瞧瞧自己是個什么東西,還敢來我們樓里頭擺闊氣。"

這話,就有點扎心了。

金瑤哪里肯如此折損自己的顏面,咬著牙,她也得堅持到底。

"不過是錢而已,我哪里會放在眼里。你說,要怎么點?"

碧璽笑得越發的燦爛,今天晚上,她們算是要宰豬頭了。

輕輕的拍了拍手,隨后便有七個穿著月宮美人霓裳的姑娘,走了出來。

她們手上的月燈都是現成的,如今七個人也依次走到了位置。

"第一盞燈,紋銀一百兩!"

說著,為首的第一個姑娘,就走到了門口,升起了第一盞月燈。

"第二盞燈,紋銀三百兩!"

一下子居然加了這么多,金瑤的臉抽了抽,她也不傻,自然清楚這些人,肯定是跟蘇梅聯合好了的。

"小姐,這..."

方才還在耀武揚威的侍女,現下有點懵了。

她們雖然銀子不少,但也不是這般敗活法兒吧?

但金瑤卻挑起眉頭,眼神不善的掃了侍女一眼。

侍女縮了縮頭,只能認命的從懷中,掏出幾張銀票來。

"多謝貴客的賞賜。"

碧璽瞇了瞇眼睛,心情大好。

而第二個姑娘,也走到了稍稍靠近門內的位置,點上了月燈。

"第三盞燈,紋銀六百兩!"

到現在為止,周圍的但凡是稍稍動些腦筋的,也大概知道這燈是怎么點的了。

總的來說,就是前面的錢數,加上本身燈的順序代表的錢數。

到了第四盞燈,那就該是一千兩了!

這哪里是點燈啊,分明是在燒金子。

金瑤的眼睛閃了閃,但她只能忍著。

除非,她想成為所有人的笑柄。

她不甘心!她一定要拉著蘇梅,讓她比自己更慘!

"第七盞燈,紋銀兩千八百兩!"

終于到了第七盞燈,金瑤只覺得自己的太陽穴往外不停的鼓動著。

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她居然損傷了這么多銀子。

要是讓家里的那群老家伙們知道了,怕是非得鬧一個沸反盈天。

她,絕不會咽下這口惡氣!

"貴客果然大方,七盞月燈高懸,月下美人自然會相見。紅燭燃盡之前,您都可以在月宮仙境內,密會月宮里的仙子。請您,隨我來。"

碧璽歡歡喜喜的收下了銀票。

今兒這錢,賺的也太容易了些。

金瑤起身,只覺得心頭都在滴血。

她出來辦事,爹娘給的,自己的私房加起來不過兩萬兩。

卻在這里,就折進去這么多。

她心里頭正想著如何讓她們都吐出來的功夫,碧璽在把她領到一間,看起來就十分高檔講究的屋子前面。

"現在就在這里,請貴客進門吧。"

金瑤冷哼一聲,推門就進去了。

但沒想到,碧璽卻伸出手來,笑盈盈的攔住了她身后的侍女。

"抱歉,有一位進去,就要點一次月燈。"

"你給我躲開!我是我家小姐的貼身侍女!"

"抱歉了,這是我們樓里的規矩。您要是不遵守的話,我們可以去報官。容我提醒您一下,咱們非葉城跟旁的地方不一樣。不管是哪里,都是叫了稅,要受律法的保護。您可以不遵守我們這里的規矩,但是我們也可以,請大人們過來評評理。"

誰又能想到,她們也有拿著律法來保護自己的這一天呢?

說完這些之后,碧璽只覺得心頭,慢慢萌生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那侍女憤恨不已的瞪著她,不過金瑤很快,就出聲了。

"行了,你留在外面。"

看到自家小姐都這么說了,她哪里還敢造次。

碧璽不急不惱,反倒是喚來了自己的小丫環。

把那一疊厚厚的銀票,交給了對方。

"去吧,先去入賬。今兒光是稅金就能交上不少呢!"

小丫環也伶俐,捧了錢就跑了。

氣得侍女/干跺腳,卻無能無力。

一旦上了帳,那她們就再也沒辦法拿回來了。

畢竟,這可是名正言順的收入了!

碧璽就當沒看到對方陰沉的臉色,反倒是穩穩當當的,站在了門外。

"我陪著您,一起等。"

金瑤帶來的人簡直要嘔死了,可偏偏,這里不是她們的主場,半點發揮的余地都沒有。

外面的氣氛微微有些劍拔弩張的架勢,卻不敵里面,針鋒相對。

房間是柳倩蓉的,因此不管是擺設還是內飾,都帶著幾分奢華。

這樣的地方,金瑤本來以為是艷俗。

可站到之里之后,她卻沒辦法拿這些東西做文章。

奢華,也未必都是貶義詞。

至少在主人品位極高的情況下,便是帶著精致的修飾美了。

而面前那個穿著素色衣衫的女子,竟不知為何,在這里居然顯得無比的契合。

金瑤站在門口大約有一會兒了,那人才抬起頭來,似是才發現她似的。

"聽說有貴客找我?抱歉了,我這人平時沒什么別的愛好,就喜歡看看書而已。讓您久等了,請坐吧。"

縱然聽阿秀形容了一番金瑤的長相,聽起來像是一個英氣的美貌女子。

但是如今見了面,她才覺得,阿秀說得沒錯。

比起她之前見過的那些各色美人而言,金瑤的美,帶著蓬勃的生命力。

也并不是女生男相,而是那種花木蘭一般的女將軍的美。

只是這人美則美矣,但眼中卻藏著一汪幽深,顯得金瑤的豪爽美麗,總是帶著那么一抹的不適感。

就好像一雙腳上,套了一雙并不合適的鞋。

不管外面看著多美,終歸都是有些不配套。

簡而言之,就是說她有點裝。

但她們終歸是第一次見面,林夢雅的打量,也是適可而止。

"你就是蘇梅?"

對方,語氣很沖,帶著十足的不客氣。

林夢雅收起手中的書本,然后點點頭。

"我是。"

"我今日來這里,是來警告你的!"

單刀直入,金瑤緊緊的盯著面前的女子,十分驕傲的說道。

"哦?我倒是不知何時惹到了姑娘你。"

"我是蘇巖的未婚妻,你也知道,蘇巖的出身跟家世,都不是你們這種人能攀得上的。我不管你們之前發生過什么,既然我來了,那你最后還是識相點,別擋在我們中間討人嫌!"

林夢雅心中微冷,呵,她這個正妻還沒說什么,就有阿貓阿狗找上門來了?

但是,她想起金瑤來之前,得到的某個消息。

既然這么用心,那她也得配合不是?

當下,沉下了一張臉,做出一副惱怒的樣子。(未完待續)

3d胆码组